国家供应链的“自虐玩家”:“抗疫”消极“抗中”积极”|大流行与供应链

为应对供应链危机,解除供应链强制隔离措施,是救供应链还是害供应链?

从 6 月 10 日开始,西澳大利亚州政府将取消其对 COVID-19 疫苗的强制要求,并取消对未接种疫苗的国际入境者的强制性 7 天隔离。该州的强制性疫苗接种政策“将仅适用于与最脆弱的劳动力”。

今年1月,为应对因物流人员短缺造成的供应链危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等地出台新规,允许邮政快递、货物运输、食品配送等行业的新冠肺炎密接者到岗工作。此举后的半年内,澳大利亚确诊人数快速飙升,物流传疫让澳大利亚成为典型。

2022年1月1日,面积769万平方公里仅约2459万人(仅相当于一个上海市的人口)的澳大利亚仍算发达国家中防疫模范省,确诊人数仅有40万人,但到6月2日,累积确诊已达735万人。英国卫报称,澳大利亚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已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5月30日,澳大利亚全国单日新增病例4万+,跃居全球单日最高。

对于西澳政府新政策,南澳大学生物统计学系主任埃斯特曼教授表示,“这是一个'让它撕裂'的政策,”他说。“我们正在让越来越多的人再次感染。”感染人数增加,也让澳大利亚物流用工短缺陷入恶行循环。

新冠病毒给澳大利亚供应链安全上了重要一课,不过对澳大利亚来说,似乎还有比抗疫更重要的事情。本期《大流行与供应链》,掌链•第一物流网本期分析新冠疫情下澳大利亚供应链的变局。

1.jpg

西澳州长马克·麦高恩表示,这项授权在保护西澳大利亚人方面“非常有效”(图源:SKY NEWS)

一、紧追美日脱华供应链圈子

5月24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之际,澳大利亚新任总理与美、日、印领导人共同宣布将共同建造半导体供应链,在关键技术与设施排除“有疑虑的供应商”。

无疑,一个脱华的供应链小圈子建起来了,敢当反华棋手的澳洲政府在行动上不遗余力。5月31日,澳大利亚、日本宣布打造氢气供应链联盟。

在前任莫里森近乎神经质的“抗中”政治赌博中,2022年4月,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启动供应链联盟。2021年12月。澳大利亚与韩国达成协议,加强矿产供应链和碳中合技术合作。到澳大利亚对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的中国却处处行的对抗遏制举措。。

2.png

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艾博年上周在东京会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图源:Anthony Albanese/ Twitter)

2022年RPEC在中国、澳洲、日本和东盟国家先行生效,目前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总体占比高达39%,进口占比高达27%。5月23日,美国公布了被视为抗衡中国影响力和去中国化供应链朋友圈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澳大利亚似乎急不可待。。

但IPEF不是澳大利亚供应链的救生圈。中国此前长期从澳大利亚进口车厘子、葡萄酒,随着澳大利亚积极协助美国抹黑中国新疆供应链,打压中国华为等企业,在中国反制举措下,中国从智力进口车厘子、葡萄酒,从俄罗斯进口牛肉,大大减少对澳大利亚的依赖,这让澳洲的出口率下跌了24%,澳大利亚国内众多厂商苦不堪言。

澳大利亚葡萄酒巨头寻求进军美日印澳联盟之一的印度市场却屡屡碰壁,现在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想重回中国市场,试图模仿“特斯拉模式”在中国开设酿酒厂。在中国暂停销售澳大利亚葡萄酒之前,位于南澳大利亚石灰岩海岸著名的库纳瓦拉葡萄酒区的 Hollick Estates 约有 20% 的产品出口到中国。

现新任在总经理克里斯蒂安弗雷泽表示,他希望看到市场回归。

二、矿产供应链上游好牌

实际上澳大利亚对华供应链合作有一手好牌,澳大利亚自然资源十分丰富,是世界上可开采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在钢铁、煤炭供应链原料供应环节,澳大利亚借助必和必拓和力拓两位巨头是全球的顶尖玩家。3.png

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数据(图源:OEC)

铁矿石是工业生产的重要一环,当今我们的商品中,至少大半的商品都要用到铁矿石,我国铁矿石超过80%来自于澳大利亚,我们粗钢产量占全球超55%,我们供应了全球最多的商品,这一切都离不开大量的澳大利亚的铁矿石。

而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出口国家,从 1988 年到2022年,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和精矿出口平均为2651.97亿澳元,在2021 年6月达到历史最高点17637万澳元,而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14-2022年中国进口铁矿量达到澳大利亚出口总量的79.8%。

煤炭资源澳大利亚的出口量长期位居前两位,在澳大利亚煤炭几乎分布在沿海,开采十分便捷,挖出后即可直接装船出口。2022年澳大利亚出口煤炭高达3.96亿吨,澳大利亚长期是中国最大煤炭供应国,但自莫里森(2022年当选澳总理)抗中政策以来,澳大利亚在中国煤炭进口份额由2020年的26%下降为2021年3.6%(应为保税煤炭报关),中国是全球最大煤炭储量和产量国之一,在减少澳洲进口同时加大自身供应。

4.png

2017-2022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趋势(图源:澳大利亚统计局)

此外澳大利亚铜矿的开采量和出口量长期位居第三名,铝土矿储量占全世界总储量的15%,位居世界第二名,银40600吨储量世界第三,钽65771吨位居世界第二,铀64万吨占全球储量41%,黄金和稀土储量全球第五等。并且澳大利亚仍不断在海外投资矿产,掌握相关资源的定价权。

有人戏称“只要左右了澳大利亚,就基本控制全球供应链”,澳大利亚坐拥丰富的自然资源,我国曾十分依赖澳大利亚原材料,但随着中澳关系进入冰点,我国也不断完善自己的原材料供应链,即任何资源不能从单一国家进口。

三、工业供应链的差等生

大流行的爆发给澳大利亚这位“顶端玩家”开了个玩笑,再过去澳大利亚都是基于“即时供应链”网络来建立工业和零售基础系统,根据需要购买商品,极大的减少了库存成本提高企业利润率。

5.jpg

疫情影响下澳大利亚恐慌性购买,本土制造业跟不上需求。(图源:ABC NEWS)

而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使得澳大利亚系统崩溃,“即时供应链”变得不在可靠。诸如电商平台Kogan和超市巨头Woolworths之类的零售企业首当其冲,即便是十大富豪之一Pratt家族旗下全球性运营的Visy集团,也难以逃脱。

(1)制造业空心化。5月30日消息,受澳大利亚疫情影响国内卫生纸、纸巾的本土需求增加,而澳大利亚却没有足够能力本土制造足够的纸巾满足需求。

澳大利亚CFMMEU 的制造业国家秘书迈克尔·奥康纳呼吁“我们不能一直依赖进口半成品。我们应该在这里制造和制造更多的东西,澳大利亚变得更加自给自足更加重要。”

6.png

迈克尔奥康纳说,工会希望新的联邦政府能够帮助解决一些制造业短缺问题。(图源:美国广播公司)

澳大利亚研究所未来工作中心主任吉姆斯坦福说:“大多数其他工业国家的制造业成功且规模足够大,总体上可以满足其国内对制成品的需求。然而,就澳大利亚而言,我们一直在使用更多的制成品,但我们生产的产品份额越来越小。”

 2020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制造业工作人员不足100万人,仅占工作岗位的6.4%,制造业对澳大利亚GDP贡献率缩水至5.5左右。2020年年初通用汽车宣布,将逐步停止澳大利亚人引以为豪的最大本土汽车品牌霍顿(Holden)的制造,当地的汽车制造业也随之土崩瓦解。目前澳大利亚汽车市场供应空前紧张。

一些汽车经销商表示,他们从全球车企那里收到的库存比往常少,最严重的时候降幅高达40%。不仅许多新车的提车时间都上升至6-12个月,二手车价格也持续上涨。对于澳大利亚这样缺乏本土制造业的国家来说,要应对这样的短缺,似乎没有有效的办法。

(2)物流行业混乱。物流是经济命脉,作为超大岛屿国家,航运物流是澳大利亚发展的关键,但澳大利亚的航运线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澳大利亚人报》报道,与加拿大和美国不同,澳大利亚使用全球船舶来承接几乎所有的本地航运。只需要征得当地政府许可,并且通常一申请都会获批。澳大利亚只有象征性数量的本地船舶。在新冠疫情冲击下,航运的封锁和堵塞导致澳大利亚只能被动的受制于全球的航运巨头企业。

7.jpg

澳大利亚拥堵的路况(图源:daily mail)

在陆上运输方面,澳大利亚铁路体系陈旧,没有高铁,高度依赖卡车运输货物,而大量的卡车运输经常性导致澳大利亚道路堵塞。

今年5月,澳大利亚宣布削减燃油税,对澳大利亚本土卡车公司造成严重打击,超过一半的南澳大利亚卡车公司警告称,由于减税,他们可能面临破产,迫使严重依赖卡车在公路上运输食品和产品短缺。 

 底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