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峡:中国能源及外贸物流“咽喉”

6月我国外交部表示,“台湾海峡非国际水域”,中国对台湾海峡拥有“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但是美国却声称称台湾海峡是国际水道。

image006.jpg

(美军舰艇在台湾海峡  来源:bsfqh)

台湾海峡是世界上最重要、最繁忙的航道之一,连接着中国、日本、韩国、东南亚、印度等亚洲主要经济体。它大约有200海里宽,深度足以让任何吨位船只通过。

1941年12月7日,日本轰炸珍珠港时还同时袭击了菲律宾,在太平洋扩大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是日本帝国侵略东南亚的开端。轰炸机是从当时处于日本军事占领之下的台湾岛起飞的。

在整个战争期间,台湾是支撑日本军队在东南亚作战的主要补给基地,同时控制着所有通过台湾海峡的船只。美国国务院曾表示,从战略上讲,除了新加坡以外,远东地区没有一个地方的战略位置如此重要。

image001.jpg

(台湾海峡 )

对我国来说,台湾不仅是中国第一大岛,还扼守西太平洋航道中心,是中国与太平洋地区各国海上联系的交通与物流枢纽。而台湾海峡不只是中国东部南北的水运物流咽喉,是东海与南海之间往返的船只必经之地。

台湾海峡也是中国通达国际的物流咽喉。从欧洲、非洲、南亚和大洋洲到中国东部沿海的船只也从这里通过;从大西洋、地中海、波斯湾的印度洋到日本海的船只一般也经过这里。

掌链·第一物流网本期《海峡与物流安全》解读中国的水运物流咽喉台湾海峡。

一、商贸物流生命线:日韩也需要

(1)中国“海上长城”的关口

台湾是中国东南的一座大海岛,镇守着台湾海峡和巴士海峡,是我国与太平洋地区各国联系的交通枢纽和海上屏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她与庙岛群岛、舟山群岛、海南岛,构成一条海上"长城",为中国东南沿海的天然屏障。

历史上曾把台湾视为"四省左护"、"东南锁钥"、"七省藩篱",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可以控制从菲律宾到日本、南朝鲜的海运,切断西太平洋所有海上通道,因而海权重要性极受重视。无论防守还是进攻,雄踞台湾岛都可以威震三方。

台湾以北的东海、黄海、与渤海面积大、水深,便于各种舰艇活动,历史上就曾经是列强入侵中国大陆的重要方向。今天,台湾作为空中攻防战略基地,其价值是其它位置所无法比拟的。

(2)日韩需要的物流要道

台湾海峡是日本、韩国到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等地的必经之地,近年来,每年通过台湾海峡的舰船在8万艘以上,日本货运量的3/4都要通过该海域。因此,台湾海峡影响到东亚各国经济的发展,战时将关系到国家的胜败和存亡。

日本所需石油有70%是由波斯湾经马六甲海峡—中国南海—台湾或巴士海峡—琉球—日本这条海上航线运回国内,日本的制成品也有很大一部分经这条航线输出。

(3)中国四大通道三过此地

中国国际货物贸易90%以上靠海运完成。目前,中国海上贸易战略通道主要有以下四条:

第一,以欧盟国家为主的中—欧海上贸易通道:中国—台湾海峡—南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曼德海峡—红海—苏伊士运河—地中海—直布罗陀海峡—欧洲。

image002.jpg

(海上丝绸之路  来源:safety4sea.com/)

第二,以东盟各国为主的中-东南亚海上丝绸之路贸易通道:台湾海峡—南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阿拉伯海—波斯湾。途经城市有上海—泉州—福州—广州—海口—北海—河内—吉隆坡—雅加达—科伦坡—加尔各答—内罗毕—雅典—威尼斯

第三,以美加为主的中-北美海上通道:中国—东海(对马海峡—日本海—津轻海峡)—太平洋—北美西海岸;中国—太平洋—巴拿马运河—北美东海岸;中国—(台湾海峡)—南中国海—印度洋—曼德海峡—红海—苏伊士运河—地中海—直布罗陀海峡—北大西洋—北美。

第四为日韩及俄罗斯为主的东北亚方向。

从以上路线不难看出,在中国-东盟海上运输,中国-欧盟海上运输和中国-北美海上运输通道中,台湾海峡都是贸易航线的咽喉,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条“生命线”。连通着中国主要贸易伙伴。

2022年,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增长迅速,贸易额达到6414.6亿美元,首次突破6000亿美元,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2022年4月,东盟成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我国与东盟贸易总值为1.84万亿元。同时,欧盟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与我国贸易总值为1.73万亿元。

二、能源生命线:海上通道事关能源安全

能源是国民经济的血液,从2009年起,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2022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已经接近美国的两倍,占全球总消费量的26%。2022年,我国原油消耗量达7.04亿吨。截止到2022年4月份,我国中国石油总消耗.14,484.72 (千桶/天)。

image003.jpg

(中国石油消耗占世界第一  来源:safety4sea.com/)

另外,中国也是煤炭和天然气消费和进口大国。2021年我国全年能源消费总量52.4亿吨标准煤。煤消耗量的迅速增长使中国由煤炭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2021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约为3726亿立方米,同比2020年(3219.7亿立方米)增长12.7%。

为弥补这个巨大的能源缺口,中国只能从国外进口。对一个国家来说,不仅要买得起能源、买得到能源,还要运得回能源。世界能源供应和消费的错位现象决定了能源运输的必要性。对中国而言,海上运输是中国能源进口安全的最薄弱环节。

“谁控制了马六甲海峡和台湾海峡,谁就把手放在了中国的战略能源通道上,就能随时威胁中国的能源安全”。

截止于2021年12月份,沙特、俄罗斯、伊拉克稳居中国原油进口量的前三榜,约占中国全部石油进口比例的50%多。

这些进口石油除少部分通过管线运输外,其余绝大部分均须通过海上运输。目前,中国的石油进口主要有三条航线:

image004.jpg

(全球石油贸易来源:safety4sea.com/)

第一条,中东航线: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或者望加锡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

第二条,非洲航线:北非—地中海—直布罗陀海峡—好望角—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西非—好望角—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

第三条,东南亚航线: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

image005.gif

(中国海上天然气贸易路线 来源:EIA)

过分依赖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和单一的海上运输路线,高度依赖台湾海峡和马六甲海峡使得中国石油进口的脆弱性非常明显,如果遇上特殊情况,正常的石油进口可能无法得到保证,国内的人民生活、经济运行乃至国防安全就会受到重大影响。

三、美国对全球主要海峡的控制

冷战时期,美国宣布要控制16个海上咽喉航道(含天然、人工海峡和海湾),到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作为世界上最强大海上力量,仍旧牢牢把控着这些海峡,包括经济发达地区的洲际海峡、沟通大洋的海峡、唯一通道的海峡和主要航线上的海峡。

这些海峡状如海上交通“咽喉”,可控制舰船航行和缩短海上航程。在90%的世界贸易运输都要通过海运实现的今天,扼守这16条海上咽喉对于美国维持其全球霸主地位具有战略意义。综合分析,美国已将南海列为必须控制的第17条海上战略通道。

美国海军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桑普森”号(USS Sampson) 在4月26日再次穿越了敏感的台湾海峡。而美国军方却说,这是一次例行活动。对此,我国表示了强烈谴责,并认为美方的行为是“公开炒作”和“挑衅行径”。

事实上,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美之间在中国沿海发生的海上摩擦都与美国实施“FON计划”有着密切关系。例如,2001年3月的东海“波第其号”事件,4月的南海撞机事件,2009年3月的“无瑕”号间谍船对峙事件等。

近年来,美国更是以维护南海航行自由为借口,插手南海问题,而且准备在南海周边布置大量军舰。2021年,美国军舰多次通过台湾海峡。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也支持美军军舰进行所谓“自由航行”。

随着中国原油消费的不断增长,中国原油进口依存度已经突破了60%的“国际警戒线”,将我国的能源安全软肋暴露在了台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以及在新加坡驻军的美国的眼皮底下——它们正是台湾海峡以及马六甲海峡所经过的四个国家和地区。

底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