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机械行业回暖尚无定论专家称仍有市场空间可挖

工程机械行业似乎要时来运转了。今年一季度,挖掘机销量同比增长15%,3月份挖掘机销量公布的数据同比增长19.35%。2月份,全国29家主要挖掘机生产企业销售台数同比增长31.61%,由于2月份挖掘机销售的迅猛增长,1-2月挖掘机总销量与2022年1-2月份的总销量基本持平。这是自2012年工程机械市场断崖式下滑以来,首次实现同比增长、环比持平的情况。

但就此认为工程机械行业回暖或为时尚早。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调查研究中心发布的4月份中国工程机械市场指数(CMI)为87.66,同比增速负7.27%,环比增速负35.67%。CMI在50~100之间,表示市场比较悲观,可能存在下滑风险。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回暖还有待确认,须五六月的数据验证。因为政策面和市场面因素都会影响工程机械行业的回暖。

回暖尚无定论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梳理一季度财报发现,7家产品较全面的工程机械上市整机企业中,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和徐工机械营业收入均同比下降,降幅最低的三一重工也高达约17%。尽管除中联重科和厦工股份外的另外5家企业的净利润实现了增长,但均未超过一亿元,其中4家企业净利润不足2千万元。

更能反映一家公司经营业绩好坏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数据显示,7家上市公司仅有2家的为正数,其中柳工为99.91万元,山河智能虽增长了1828.74%,但仅为1100万元。5家扣非净利润为负的上市公司中,还有三家同比负增长,其中三一重工的同比下降幅度最大,高达767.89%。

7家上市公司中,中联重科的经营业绩表现垫底,不仅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也均为负数,且同比分别下降了72.25%和63.32%。仅有山河智能营业收入、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均上涨。

4月底,卡特彼勒表示将关闭在美国的5家工厂,裁员约820人。卡特彼勒计划在2022年前裁员约1万人,关闭或合并约20家工厂。截至目前,卡特彼勒已裁员约5300人。

无独有偶,全球第二大工程机械企业日本株式会社小松制作所于2015年底宣布在其中国区的企业裁员500人,约占中国区公司总员工数的10%。而这相当于其2013、2014年度总共裁掉的人数。

工程机械巨头业绩滑坡的主要原因是全球能源和采矿行业的表现低迷。以中国为例,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会长邵安林在4月份公开表示,中国冶金矿山行业陷入经济低位徘徊时期,亏损企业和关停企业不断增加,减发、欠发工资现象越来越多,短期内难以改变。

4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已从3月份的50.2降至50.1,虽然PMI高于50的荣枯分水岭,但汇丰控股(HSBC)经济学家马晓萍表示,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推出更多刺激举措,不过也不会收紧宽松政策。尽管出现一些企稳迹象,中国经济放缓的趋势仍将延续。换句话说,受全球经济放缓制约,短期内工程机械行业很难有抢眼表现。

市场空间有潜可挖

尽管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面临着国内外市场的双重压力,但仍有可挖的空间存在。

以国内市场为例,于2022年4月1日开始执行的国Ⅲ排放标准将迫使一批排放不达标的非道路机械不再是合法运营对象。这不仅能迫使企业加大力度改革产品,突破技术“瓶颈”,而且通过更新换代会产生新的增量空间。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表示,这意味着将有250万台左右的工程机械增量空间。但以旧换新需要补贴政策才能刺激用户的积极性,而且需要分批淘汰。目前,相关部门正在推动相关政策的出台。

挖潜的另一条途径是禁止非正常渠道进口的工程机械,主要针对挖掘机产品。如果能有效遏制非正常渠道进口,每年能新增近万台挖掘机的市场空间,相当于中国挖掘机十分之一左右的产量。

更大的空间来自“一带一路”。来自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相关的60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3987份,新签合同额926.4亿美元,占同期中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44.1%,同比增长7.4%;完成营业额692.6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5%,同比增长7.6%。2015年,中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带动设备材料出口16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48.05亿元)。

以印度为例,其可能是一个潜力巨大的海外市场。三一印度公司原董事长吴云峰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制造的起重机在印度销售价格比日本同类产品还要高,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在印度市场获得一个较大的增长极可能性较大。

进入附加值较高的欧美发达国家市场也一直是国内工程机械企业的目标。以柳工机械为例,其2015年海外销售收入占比达31.51%,仅次于三一重工42.93%。柳工北美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黄兆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柳工的目标是未来5年要将这一比例提高至50%。目前,柳工在进入荷兰、英国等国际市场后,成功进入了法国市场。

但若想真正获得更高附加值,仅仅是把产品打入某个市场还不够。对于中国工程机械企业来说,还需要提高研发创新能力,这方面可以效仿日本–将高附加值的核心零部件生产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小松为例,其被称为“A 类部件”的发动机、液压件等核心零部件的研发能力居世界前列。而对于核心部件,小松的方针是将其放在本国生产,这样既保证核心技术掌握在企业手中,又能够获取更高的附加值。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