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封禁俄罗斯通往加里宁格勒物流

这件事非同寻常!

这件事攸关俄罗斯唯一海外飞抵的物流命脉!

这件事还是那个频繁向美国递交投名状的东欧小国!6月22日,在中美因台湾海峡问题争议时,这个东欧小国的官方团队再次窜访台湾。

这件事如果处理不慎,或引燃的是俄罗斯与欧盟与北约的冲突!

一、掐住俄罗斯飞地的物流咽喉

据报道,6月18日起,立陶宛开始禁止受欧盟制裁的货物通过立陶宛领土过境到加里宁格勒。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唯一的海外飞地,有50%输入物资高度依赖过境立陶宛的陆运物流通道。

对于立陶宛此举,“俄罗斯肯定会对这种敌对行动作出回应,”克里姆林宫安全委员会主席、普京最亲密的顾问之一帕特鲁舍夫6月21日警告说,俄罗斯将“在不久的将来”采取“将对立陶宛人民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措施。

频频跳起来向美国递交投名状的立陶宛,随后得到美国点赞。6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表示,美国欢迎立陶宛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采取前所未有的经济措施。

1.png

有了北约控制者的撑腰。6月22日、立陶宛总统瑙塞达宣称,他不相信俄罗斯会进行军事挑战,因为他的国家是北约成员国。

这架势显然有些依仗北约拳头给自己壮胆打气。美国主导的北约当然不嫌事大,恨不得趁机拉着德、法、意等整个欧盟充当对峙俄罗斯的马前卒。立陶宛既是北约东扩的国家,也是欧盟国家,一旦冲突,就意味把欧盟卷进去。

6月23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也为立陶宛的决定,,“我们不想阻断或妨碍俄罗斯和加里宁格勒之间的交通”。对此,俄罗斯也心知肚明,莫斯科外交部6月24日的声明就立陶宛的禁令指责美国,称这是西方在白宫的明确指示下,集体采取的措施,加剧了莫斯科和西方之间本已高度紧张的关系。

2.png

俄罗斯、陶立宛、加里宁格勒关系地图(图源:CNBC)

二、加里宁格勒——俄罗斯唯一的海外飞地

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一个小飞地,位于波罗的海,夹在立陶宛和波兰之间。它是超过 900,000 人的家园,占地面积约 160 平方英里。

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之间有两条主要通道,一条是铁路,从俄罗斯经白俄罗斯和立陶宛进入加里宁格勒,另外一条是海运,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启航,穿越波罗的海,航行近千公里到达加里宁格勒。

此外,加里宁格勒还是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唯一的全年不冻港口,也是俄罗斯海军舰队的重要基地,这意味着这块飞地不仅仅是俄罗斯的商贸物流枢纽,也是俄罗斯坐镇欧洲的军事物流枢纽。

3.png

写着“加里宁格勒”的标志矗立在主要城市的南火车站顶上。(图源:盖蒂社)

当北约及欧盟东扩到俄罗斯家门口,丧失前苏联影响力的俄罗斯几乎无力抵抗美国的外交攻势,唯一争取的是守势,承诺对俄罗斯与加里宁格勒之间的人员流通和商品运输给予相应的便利。

立陶宛当局于 6 月 18 日开始限制将欧盟批准的货物铁路货运到俄罗斯最西部的飞地加里宁格勒。两天后,立陶宛也开始在公路过境点实施过境禁令。现在,来自俄罗斯大陆的欧盟批准的货物只能通过海路到达加里宁格勒。

立陶宛国家铁路公司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俄罗斯大陆和加里宁格勒之间的铁路货运量在制裁生效之前就已大幅下降,从 3 月的 616,000 吨降至 5 月的 298,000 吨。

这些货物中有 54% 涉及欧洲制裁针对但尚未根据分阶段实施计划禁止的货物。例如,已经宣布的对伏特加的制裁要到 7 月 10 日才会生效。

三、物流门户立陶宛:向美国递投名状

立陶宛位于三个相当大的市场之间:西欧、北欧和东欧本是一个物流门户国家。运输和物流是立陶宛经济重要的驱动力。2022 年,该行业实现了 15% 的同比增长,收入超过了近 107 亿欧元。

如今,超过 7,500 家公司活跃在立陶宛物流领域,其中包括欧洲最大快递企业DHL、全球第四大货代公司DSV、德铁DB Schenker 和 DPD 等全球知名企业。立陶宛还有像 Girteka Logistics 这样的本土巨头,很有可能成为欧洲第一家拥有 10000 辆卡车的公司。

4.jpg

(立陶宛是中欧班列上的一站)

有这些物流资源,立陶宛目前正在建立一个专注于物流和供应链管理的全球商业服务中心。但立陶宛政客紧抱美国大腿,高举反俄、反华大旗正在严重影响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

为给美国交投名状,立陶宛不只是激怒身边的大朋友俄罗斯,近年来还不断刺激毫无政治摩擦,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大朋友。

近年来,立陶宛政府紧随美国步伐,不断炒作涉疆、涉港、涉台议题,2022年12月,由祖基党、自由运动党和自由党组成的立陶宛新执政联盟,一上台前就鼓吹“挺台”,扬言要支持中国台湾地区的所谓“自由战士”。

2022年5月22日,立陶宛外长兰斯伯格斯宣布该国退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跨区域合作机制“17+1”。兰斯伯格斯还鼓动其他欧洲国家一同退出“17+1”合作机制,攻击该机制对欧盟构成了“分裂”因素。

中国与中东欧“17+1”合作机制,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机制,2012年,首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在波兰华沙启动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当时16个中东欧国家加入,被称为“16+1合作”。2022年希腊加入,“16+1”扩容为“17+1”。

但长期以来美国把欧洲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对中国与欧洲开展的合作耿耿于怀,也需要一把毒刺毒化这种合作关系。立陶宛就这样跳出来了。

2021年7月20日,立陶宛打破长期坚持的一中原则,宣布将允许中国台湾地区,在立陶宛设立所谓“台湾代表处”。8月10日,中方对等反制,宣布召回中国驻立陶宛大使、并责令立方即刻撤出驻华大使。

但立陶宛毫无悔意,而且号召打群架:11月,立陶宛外交部长在美国举行的安全论坛上呼吁欧盟国家,应当与立陶宛在对华关系上一致发声,以便“更好成为美国的盟友”。

俄罗斯加里宁格勒是中欧班列的主要入欧通道,立陶宛则是这条中欧班列通道的必经之路。随着中立关系降级,目前,来自中国的中欧货运班列已不再停靠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

今年4月4日,立陶宛外交部宣布降低与俄罗斯的外交关系级别,要求俄驻立大使离境。如今,陶立宛又称为对抗俄罗斯的“急先锋”,以俄罗斯更加强硬的态度,立陶宛还能成为东欧及北欧的物流门户么?

四、撕裂的欧亚大陆物流——欧洲物流断路

5.jpg

6 月 17 日,加里宁格勒州长安东·阿利哈诺夫称立陶宛正在封锁俄罗斯商品。(图源:纽约时报)

加里宁格勒当局公布的欧盟制裁商品清单长达近 100 页。受限制的物品范围从金属、木材和先进技术到大型家用电器、香水、酒精和雪茄,甚至鱼子酱和松露。

Alikhanov 州长估计,制裁涵盖了从俄罗斯大陆带入加里宁格勒地区的所有商品的 40% 至 50%。然而,该地区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级经理说:“所有受到欧洲制裁的东西,占进口的一半以上”。加里宁格勒工商会前副总裁德米特里·切马金(Dmitry Chemakin)推测,该地区的交货量有下降四倍的风险。

作为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很多的商品极大依赖于进口,根据当地统计局的数据, 2021年1月至9月,加里宁格勒地区进口了价值65亿美元的商品,而出口仅为18亿美元。,此次立陶宛的制裁,一波恐慌性购买浪潮席卷加里宁格勒地区。

6.jpg

卡车停在与立陶宛接壤的俄罗斯一侧。(图源:纽约时报)

加里宁格勒商人表示,对水泥和其他建筑材料、钢铁、油漆和溶剂的制裁将造成最大的伤害。根据波罗的海冶金集群总经理奥列格切尔诺夫的说法,近 80%的金属和金属结构以前通过铁路运送到该地区。切尔诺夫推测,制裁将使交货延迟两三个月,由于物流成本增加,价格可能会上涨 10% 至 20%。

消费品供应的中断也可能对该地区至关重要。加里宁格勒当局保证不会出现这种短缺,但其他人则不那么乐观。例如,加里宁格勒家具制造商协会主席 Evgeny Perunov表示,制裁适用于“所有家具”,唯一的希望是快速过渡到海运进口货物。

如果俄罗斯当局将传统的卡车、铁路运输方式改变为海运,可以缓解列宁格勒的燃眉之急,然而,专家估计,货运价格将根据距离和货物类型上涨 3% 至 20%。

曾经梦想融入西方国家并推进欧亚经济一体化的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充切实感受到现实的冷酷:美国不需要一个强大的欧亚大陆。遗憾的是,欧盟各国已经没有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只有“你方唱罢,我登场”轮番上台,为争夺一时权柄的政客。追随美国制裁俄罗斯,已经深度撕裂欧亚大陆物流。

(作者 李毅  冰河)

 掌链尾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