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裁员负面缠身,安迅物流上市能否打赢翻身仗?

53岁的黄光裕重新执掌国美一年有余,裁员风波让他再度陷落舆论漩涡。

近日,国美电商平台“真快乐”被曝裁员,继4月起开启裁员,8月又迎来新一轮裁员潮,多位高管被免职,据称“真快乐”执行副总裁丁薇已离职。

重掌帅印以来,黄光裕大刀阔斧改革,但电商新格局似乎难让国美再来分一杯羹。黄光裕纵然有安迅物流、国美金融等牌,但如何止住线上扩张颓势?

作为国美生态的重要部分,筹谋上市的安迅物流能否成为国美供应链的逆转之战?掌链·第一物流网《物流金融街》本期解码安迅物流。

image001.jpg

一、18个月豪言难兑现,国美重回巅峰多面承压

去年2月,在内部讲话上黄光裕表示,“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而据称,黄光裕也给安迅物流立下三年内上市的目标。彼时,国美老对手苏宁确实江河日下。

2022年12月,时任安迅物流CEO韩磊透露,“安迅依旧是一家以大件收入为主的物流公司,但黄光裕则对其有长远规划,定位于物流平台化公司。安迅物流有IPO计划,目前正处于引入战略投资阶段。”

明确的时间复兴表,让资本市场振奋了一阵,消息公布后国美零售股价一度攀升至2.55港元。

遗憾的是,18个月匆匆而过,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内外经济压力,黄光裕没有给市场带来更多的惊喜。据掌链小编了解,韩磊目前已经离职安迅物流CEO。

(一)现金流承压

4月28日,国美零售发布2021年年报。2021年经营现金流为6.5亿元,仅2022年经营现金流18.5亿元的1/3;由于偿还应付债券及计息银行借款,筹资活动耗用现金净流量38.7亿元。

偿还了借款,国美资产负债率从98.2%下降到78.3%。但由于主要融资方式是债权融资,借款仍旧是压在国美头上的大山。

表.png

(二)商流不强:市占率承压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21年中国零售电商行业按照营收划分竞争梯队,第一梯为阿里巴巴、京东等,第二梯队有国美零售等。同时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国美电器所占市场份额仅为5.0%。

京东、天猫、苏宁在家电市场的现有地位已难撼动,国美也寄希望于在家电市场并不擅长的中国第三大电商平台拼多多,从它身上夺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2020年4月,拼多多认购国美零售2亿美元可转债。拼多多可借助国美的品类和大件物流优势,补齐自身短板,而国美可以得到拼多多的流量和资金加持。

(三)净利不美:股市承压

image004.gif

国美零售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21年公司营收呈跳水式下跌,分别为766.95亿、715.75亿、643.56亿、594.83亿、441.19亿、464.84亿。仅2021年有小幅回升,但与巅峰时期的766.95亿元仍有一定差距。

公司盈利方面,2016年~2021年国美零售归母净利润持续亏损,分别为3.25亿、-4.5亿、-48.87亿、-25.90亿、-69.94亿、-44.02亿。

虽然2021年国美止住了营收下跌的颓势,有了小幅回暖,但仍难掩盖亏损的事实,国美股价已从最高点2.55港元下跌至如今的0.29港元。显然,营收和净利润的表现让投资者信心遇挫。

(四)生态不强:新业务承压

黄光裕回归国美后,力求新业务拓张,来补十年前错失的电商业务课。其本质是迈向数字化的“家·生活”供应链服务,这尤其需要生态圈合力共振。

国美推出线上引流渠道“真快乐”,为供应链加持商流;延续此前的“家·生活”战略,推出家庭装修App“打扮家”。黄光裕步子迈得很大,但疫情之下叠加数字经济新锐不断,“真快乐”难让国美快乐。

谁才是“家·生活”供应链上的新锐主角?拼多多、抖音电商、快手电商,这些黄光裕10年前看不到的对手,都如雨后春笋冒出来,并速成参天大树。

8月12日,国美和阿里云达成合作,共同推进国美数智化新模式门店的落地。今年5月,国美还与腾讯、华为等科技公司合作,借助腾讯和华为的“云”服务,构建“线上、线下、供应链、物流、大数据/云和共享共建”六位一体的全零售生态共享平台。

不难看出,国美想走新零售之路。而想拿到新零售的入场券,都离不开物流这个关键环节。对零售企业来说,得物流者得天下,黄光裕的新王牌安迅物流又如何?

二、安迅物流欲上市,资本护航更上一层楼?

物流赋能零售的道路已被证明可行,只是资金和渠道是摆在后来者面前的两大壁垒。国美欲将安迅物流拆分上市,借助资本的力量来打破壁垒,在商业化运作方面的想象力更巨大。

image005.gif

(一)已具备独立上市资质

去年11月,国美零售与安迅物流订立了一份人民币9亿元的可换股债券投资协议。这不是国美第一次投资安迅物流,早在2022年8月,国美零售就曾向安迅物流注资5.85亿元,换取19.5%的股份。

京东物流和顺丰同城上市潮下,时隔五年安迅物流IPO再度提上日程。

国美零售投资者关系总经理张景行在2022年1月"家·生活"战略业务进展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上表示,“安迅物流第三方业务比例已达48%以上,仓储面积合计超过500万平米,已具备独立上市资质。”

仓储和大件送装一体是安迅物流的核心优势。据悉,安迅物流全国仓网5327个,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国送装一体地址达35249个,调拨B2B路线共计1810条,宅配B2C可实现次日达城市336个,交付准确率达95%。

image006.gif

在2020年“11.11”期间国美还依托安迅物流的前置仓模式和门店优势,推出“闪店送”服务,通过自建配送团队来保障运输的时效性。此举被看作是国美进军同城即时物流的标志。

(二)平台化公司做大之难

但大件物流市场天花板低,7月27日,京东物流宣布已完成收购德邦控股股本权益的相关交易。相关交易完成后,德邦控股(包括德邦集团)将成为京东物流的附属公司。

德邦物流曾是国内最大快运企业,也是国内首个主打大件快递(物流)的上市公司,京东收购德邦之后,也进一步强化了京东在家电、家具等大件物流上的优势。虽然京东物流收购后德邦卡位的是阿里,冲击的是苏宁物流,但伤得最深的可能是国美安迅。

黄光裕把安迅物流定位为物流平台化公司。他指出零售业“信息不对称”的堵点,即上游生产商不知道货卖给谁,下游用户端不知道货在哪里。而国美零售恰恰一手握着商品,一端对接着需求,这样巨大的资源优势国美不可能拱手让人,这也是定位物流平台化公司的原因。

在平台化方面,安迅已推出云仓、卡航、抢单平台,打通了仓端、干线端和末端业务。安迅物流通过仓配+售后(送、装、调、修、保)等要素形成了一体化物流价值链,成为美的、宜家、格力、小米、居然之家等合作伙伴。

但做开放性物流平台,仅跟这些多头恋爱的家电巨头继续恋爱,恐怕还不够,如果没有强商流加持,安迅物流的平台化还是一厢情愿,除非国美把拼多多等新锐实力团结住。

数字物流战火不断,今天跟安迅物流竞争的不只是京东物流、苏宁物流、日日顺,还有顺丰、中通等快递巨头。乱市用猛将,熟悉国美的大致了解其家族式治理氛围重,职业经理人如何得到更大激励,也考验着黄光裕的用人之道。

"家·生活"供应链是场大戏,常规打法很难出位,市场等待黄光裕奇袭出演!

(作者:万青 李煜)

底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