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危机加剧,复杂局势下中国外运“危”“机”并存

俄乌冲突导致全球供应链危机再度成为各行各业的担忧,受短期内相关航线运价可能有大幅提升消息影响,近日A股和港股的港口航运板块双双持续走强。

3月3日,受益俄乌冲突,港股航运板块开盘即大幅拉升。其中,中国外运和海丰国际涨幅居前,收市时分别上涨11.07%和8.28%。

1.png

同时,A股港口航运板块持续走强,宁波海运、中国外运等多股涨停,中远海能等股拉升上涨。其中,涨停收盘的中国外运收盘价4.84元。该股于9点42分涨停,涨幅超10%,截止收盘封单资金为1.01亿元,占其流通市值1.55%。

从2022年疫情以来,作为中国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三的国际货运代理商和国内领先的综合物流服务商,中国外运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以说是跌宕起伏。疫情持续反复,地区冲突升级,供应链危机加剧……复杂局势下物流行业危机四伏,对于中国外运来说,到底是“危”还是“机”?

一、复杂局势下,跌宕起伏的股价

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外运业绩股价双承压,A股股价整个二季度都在3.2元附近低位波动,在第三季度股价一度跌落3元下方。

不过随着下半年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中国制造业整体恢复较快。而海外疫情反复,对抗疫物资和各类生活用品的需求量巨大。由此产生的供需关系带动中国出口货量增长,第三季度的业务量增速已转负为正,与此同时,7月份起股价开始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并在之后的5个月中连创新高。

这种上升趋势一直持续到去年年底,此时一箱难求的局面终于出现缓解,受此影响2022年年末中国外运股价出现大幅度回调,10月股价暴跌17.22%。

然而,当前俄乌战争已经导致关键的海上通道不稳定,港口拥堵时间延长,或将导致一箱难求的局面继续持续。股价呈现大幅上涨的趋势。

2.png

自疫情以来,中国外运的股价大起大落,行业面临的局势复杂多变是一大重要影响因素,而在这种大趋势下如何趋利避害,抓住机遇是问题的关键。

二、后疫情时代,“危”“机”并存

(1)出口回温,运价飙升

面对当前世界不确定不稳定的形势,我国投资、消费都受到明显冲击,但出口数据一枝独秀。1月14日,海关总署发布了2021年全年进出口数据,我国出口总值3.36万亿美元,进口总值2.69万亿美元,进出口总值累计达到了6.05万亿美元,在2013年首次达到4万亿美元的8年后,年内跨过5万亿、6万亿美元两大台阶,达到了历史高点。

一方面,中国制造业整体恢复较快的同时也推高物流服务需求,与此同时,疫情国际供应链危机持续发酵,海陆空运输齐受俄乌冲突影响,全球供应链危机雪上加霜。造成海运、空运运价持续飙升。

另一方面,出口的快速回升也带动中国外运经营业绩的加速回升。中国外运三季度业绩公告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约978.16亿元,同比增加57.02%;净利润盈利约30.79亿元,同比增加47.91%,基本每股收益盈利0.4161元,同比增加47.92%。

挑战与机会共存,面对当前复杂的形势,中国外运能否把握机会?

(2)前瞻性布局大获全胜

①持续加码海外布局。2020年12月,中国外运董事会秘书李世础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物流业一定是围绕贸易流向、货物流向配置资源。”当下,或许是加码海外布局,提升国际市场能力的较佳时机。

在实操方面,中国外运也确实是这样做的,2020年以来不断加快国际化战略布局。为了践行海外战略,拓展欧洲市场,中国外运看中了欧洲KLG集团在欧洲的操作能力和销售能力。2020年上半年,中国外运完成了收购欧洲KLG集团七家下属公司100%股权的交易。以收购的方式,有效补充了中国外运在欧洲的落地服务环节,提升海外运营能力。

据悉,目前公司收购的欧洲KLG集团经营状况良好,并与公司已有的合同物流、跨境电商物流等业务开展协同。2021年1-9月,尽管受到海外疫情影响,K LG公司的经营仍然实现了同比增长。

实际上,中国外运早在2022年就前瞻性的布局海外运输市场,2019年成立了中国外运海外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公司海外物流业务统一平台,并成立了东南亚、非洲、中东南亚三大区域公司,统筹推进海外通道和海外能力建设。

“作为中国最大的国际货代企业,中国外运一贯重视培育和构建国际竞争力,近年来致力于构建海外通道,提升海外操作能力,不断向海外延伸服务链条。”李世础表示。

②打造海陆空全方位运力通道。空运代理方面,中国外运与国内外重点航空公司、核心海外代理和国内物流服务商建立了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通过空运通道布局集中掌控38条亚洲线、美洲线、欧洲线运力资源,把控海外渠道,可为客户提供全程化、可视化、标准化的全供应链空运物流服务。

在海运代理方面,中国外运主要为客户提供向船公司订舱、安排货物出运、提箱、装箱、仓储、集疏港、报关报检、分拨、派送等与水路运输相关的多环节物流服务。年处理海运集装箱量超过一千万标准箱,能提供从中国各主要口岸到全球70多个主要贸易国家和地区的全程供应链物流服务。

同时,受益于疫情以来供应链持续拥堵,海运、空运运力向铁路运输转移,公司铁路代理业务实现了逆势增长。中国外运在长沙、沈阳、东莞、深圳、新乡等多地开通中欧(中亚)国际班列。2020年,中国外运开行国际班列1580列,发运集装箱15.7万TEU,其中中欧班列1388列,发运箱量13.45万TEU,同比增长23%。

作为5A级综合性物流企业,中国外运意在打造覆盖中国、辐射全球的海陆空全方位庞大物流网络,在运力服务上提供强大的支撑。

三、对标老牌巨头UPS,差距显著

尽管从物流综合实力上看,中国外运算的上是全球综合物流的巨头,其货代业务量排名全球第二,但盈利能力却大幅落后国外龙头——联合包裹。

3.png

2月初,综合物流巨头UPS发布了最新财报,2021年UPS全年业绩实现了超预期增长,全年总营收达972.8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9.6%。2021年全年净利润为128.9亿美元。联合包裹速递服务股价在财报发布后飙升了14.1%。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面临全球供应链问题,该公司2021年的包裹量仍然保持着平稳增长。

中国外运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约978.16亿元,净利润盈利约30.79亿元,相较于UPS而言,差距明显。

其一,UPS庞大的全球物流网络为其提供强大的基础支撑,在这一点上,中国外运虽然一直在践行海外战略、拓展海外能力,不断向海外延伸服务链条,但是与UPS相比实力悬殊。

目前,UPS的物流网络已覆盖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一个覆盖地面、空中以及海洋的综合性全球网络,拥有88000辆运输工具,1748个货运枢纽和配送中心,257架自有飞机和326架租用飞机。

中国外运也已初步构建了全球化物流网,但仍存在较大差距,“深耕香港、精耕东南亚”,海外网络布局的重心在东南亚地区,为了计划泛亚铁路通道,开通了“老泰铁路”海铁联运班列。

4.png

(中国外运全球服务网络)

其二,在数字化方面。过去十年时间,UPS平均每年投资10亿美元,建设技术基础设施。比如长达500000英里的UPSnet全球电子数据通信网络。这个网络覆盖150多个国家,130000个车载的速递资料收集器(DIAD)。借助这套系统,客户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用手机或者上网查询到他的包裹当前处于世界何处,并可以在包裹送达的几分钟内得到签收的数字化收据。

中国外运在2020年才全面启动数字化转型,设立数字化转型办公室,以智慧物流助力质效提升。李世础表示,未来公司将通过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计算)、D(大数据)、T(物联网)五大类智慧科技的广泛应用,打造“生产物流+流通物流+消费物流+平台生态”的全链条智慧物流创新应用场景。

数据显示,中国外运2020年前三季度研发费用达到8400万元,同比增长259.79%,主要用于数字化建设,加大信息系统研发投入。虽然研发费用大幅度上升,足以见得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已然加快,但是与UPS每年投资10亿美元的庞大数额相比,只是杯水车薪。

当前的形势虽说复杂,中国外运凭借前瞻性布局和高品质服务,2021年业绩表现亮眼。但作为中国物流国家队主力军,与老牌巨头UPS还是不少差距,未来还需在全球物流网络和数字化转型等方面持续加码。

(作者: yoga)

 

底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