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郭台铭弃华为,王传福代工撑华,而今比亚迪供应链对决准时达供应链

11月25日晚,富士康母公司、中国台湾鸿海科技集团否认关于旗下国际供应链管理平台——准时达国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或将于2022在香港挂牌上市消息,对上市前将向私人投资者募资的传闻也不予置评。

传闻源于彭博资讯,报道称,称准时达在IPO之前,计划先行筹集3-4亿美元资金,用以继续扩大供应链运营规模。所谓无风不起浪,尽管富士康闪烁其辞,但准时达诸多行动似乎指向资本市场。

“21世纪的竞争不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而在代工生产之路上,富士康如今在全球最大竞争对手比亚迪,也在加码供应链。2021年2月4日,深圳市比亚迪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从5亿元增至35亿元。

自2019年美国全面打压华为时,作为华为昔日最大代工伙伴的富士康却弃华为而投奔美国,弃中国移师印度。那时接起华为众多代工订单的是比亚迪。而今,比亚迪电子已是紧追富士康的全球领先代工企业,而比亚迪要跟富士康比的不只是代工生产,还有供应链!

1.jpg

准时达供应链

一、为世界代工背后,是供应链支撑

(一)富士康供应链迭代进行时

谈及准时达,自然绕不开富士康。

改革开放前,大陆地区对于台企富士康还是禁区。彼时,年轻的鸿海公司还主要为美国企业代生产电视机。公司成立近20年,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深圳拔地而起,富士康真正开启了造就代工帝国的步伐。1992年,郭台铭通过“香港富士康”给“中国富士康”投资了6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

从代工处理器用连接器的区区5100平方米工厂开始,接连并购光碟读写头等PC零组件公司,随后靠准系统翻转PC产业,进而攻下游戏机、网络通信设备、笔记本电脑等产品,最终进入手机市场,拿下iPhone订单。以大中华地区为基点,辐射全球的富士康供应链逐步成型。

2.jpg

(1999年,郭台铭在深圳)

对供应链市场的重视程度,也伴随企业成长一路提升。2008年,富士康联手阿里巴巴,共同投资1500万美元,支持成立刚刚一年的新兵——百世物流。

2020年初,已卸任董事长的郭台铭向世界传达了供应链升级的新规划:“我们在做一件事,5-10年内,可以透过供应链让美国制造不再往外跑。”他说,“鞋子衣服除外,手上的电脑、摄影机,就像当初汽车供应链从日本搬到美国一样,连高速运算中心这种产品,都会在美国生产。”

他拍着胸脯保证,富士康两套供应链的形成正在发生,5年内可以看到成效。换句话说,鸿海要在中国大陆供应链之外,再建一套串联美国、墨西哥、中国台湾的供应链,用来应对中美贸易对抗的局势变化。

鸿海现任董事长刘扬伟显然是规划的执行者,两年来他坚决贯彻上述思路。在疫情和贸易战的变数当中,他认为,美中市场的G2结构,将带动包括印度、东南亚和美洲等地,分别形成区域制造。富士康供应链的多链路多线程,已在铺设之中。

(二)半导体供应链重构,深度影响先进制造业

针对富士康深度涉足的半导体供应链,刘扬伟近日进一步表示,世界半导体供应链除了分裂成中国、美国二大超级体系外,欧洲也想要有发言权,因此,未来可能从一个世界两个系统的 G2 变成 G3、更加分散。

半导体应用场景的广泛性,加之疫情对全球经贸的显著影响,让各国均意识到半导体供给的重要性,甚至上升为国家安全问题。除中美两国外,欧盟 17 个成员国也希望将半导体技术自行研发到 2 纳米,并积极争取领先地位并建构自己的供应链体系。

此外,通讯及互联网企业也想建立自己的优势。包括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等跨国公司,都开始设计自己的系统级芯片(SoC),半导体供应链上下游的分界逐渐瓦解。台湾企业因其强大的半导体实力,将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

另一方面,汽车企业在半导体供应吃紧下,也面临极大的冲击。据美国 CNBC 报导的数据,今年汽车产业因集成电路(IC)短缺造成的营收损失,估计可达2100亿美元。这与传统汽车供应链不透明有关,也让汽车业者开始重新思考Tier 1、Tier 2、Tier 3车厂三级供应商的传统供应链系统。

今年10月18日,郭台铭71岁生日,也是第二届“鸿海科技日”。富士康在活动当天强势推出三款电动车:Model C SUV、Model E 轿车和Model T 电动巴士,为郭台铭庆生。这也宣告鸿海全面杀入比亚迪擅长的电动汽车地盘,构建自主汽车供应链体系。

不过,鸿海及富士康还是来得晚了。随后的10月25日,比亚迪股价市值再创新高,突破9000亿,跻身A股市值前十名,按照市值看比亚迪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

3.jpg

新车型 Model C 供应商一览

二、代工前线争夺战

2020年9月,比亚迪电子拿下新款iPad代工权,包括iPhoneSE订单在内,也在逐步瓜分原应归于富士康的供应份额。从三星到华为,从小米到苹果,比亚迪步步为营。

比亚迪因为国产电动车老大的名头而为公众熟知。许多人不熟悉的是,比亚迪的代工历史同样久远,汽车与手机部件制造同时发力。两者的共同基础在于“电池代工”,2003年,比亚迪已然是全球前三的手机电池生产商。

从2007年开始,富士康多次起诉比亚迪,缘由是认为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挖墙脚,不光“偷取”企业机密,还把员工“拐走”。曾经邀请王传福参观富士康的郭台铭,扬言要同敌人“死磕”到底。

业内人士认为,富士康近日发布新能源汽车,并非打算量产,还是为了吸引老客户——苹果的继续青睐。

Apple Car历经三年多的开发,管理团队离职,仍未见成效。富士康能否参与其中,贡献部分零件?郭台铭的生日Party,更像是一种制造实力的展示会。在手机供应链稳定性削弱的形势下,郭台铭是否想用汽车来另谋双方的合作道路?

4.png

(2021年全球电子制造服务代工企业前十位 / 图文来源:满天芯)

代工领域,富士康第一、比亚迪略后,毫无疑问。汽车领域,比亚迪超出富士康也不是一星半点,甚至完全不可同日而语。10月初,比亚迪公布的三季度末单月营收信息显示,电动汽车的销量高达7万台,涨幅高达276.4%,位列中国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头名;连续4个月独占鳌头,且打破国内电动车销售纪录。

另据全球最新车企市值统计显示,当前,比亚迪的市值高达1332亿美元,超越大众汽车的1230亿美元,仅次于特斯拉和丰田汽车,成为全球市值第三高的车企。比亚迪的整车技术和品牌效应,让富士康望尘莫及。

三、准时达蜕变史:从富士康物流部门到供应链服务

(一)从“搭船出海”向全球化挺进

2010年10月,从富士康科技集团物流总处演化而来的准时达成立了。虽然不像中远集团有国资加持,也不像德邦物流一直广为人知,但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棵大树就是一度坐拥百余万员工、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富士康。肥水不流外人田,作为富士康唯一授权的供应链管理企业,准时达承接着全球超过3000家3C零组件厂商及客户、千余家品牌商的端到端供应链管理服务,业务涵盖陆海空铁运输,以及仓储、关务、供应链金融等综合性增值服务。

如今,仅靠对采购、仓储、运输、配送和信息管理各个环节抢地盘、占先机、拼规模,对于凭借某一单项业务吃饭的传统物流公司似乎还有一线生机,而对于平台型供应链管理企业,却无任何生存空间。可以存活并继续成长的平台型供应链企业,一定具备着多链路全局优化、各板块整体协同的能力。脱胎于制造业的准时达,对生产型企业尤其是电子类、泛电子类制造企业的理解,是写在基因里的。原料商的需求是什么,制造和组装工厂的需求是什么,下游客户的需求是什么,准时达把握得一清二楚。

从中国大陆出发,准时达的触角延伸到了亚美欧三大洲20多个国家,在北美、欧洲、日本、韩国、越南、印度、泰国及东南亚、澳大利亚分别设立了全资及合资公司,并合作建立起海外跨境转拨中心与国际海陆空铁全网线路。搭乘富士康这艘代工“巨轮”,准时达同步拓展着自身的全球化版图。

(二)业界地位跃迁离不开资本加持

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物流企业50强名单》中,准时达以94.2亿元人民币的年收入,位列第25名。起飞式上升的背后,供应链传统“三流”之一的资金流必不可少,可以说是管理与服务的源头活水。

主要融资有四次。除母公司富士康的战略投资外,当属由中国人寿牵头领投,IDG资本及中金资本联合领投,中铁中基、钛信资本、元禾原点等投资机构跟投的2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最具轰动效应。时至今日,这仍是B2B供应链市场单笔融资额的最大纪录。5.png

富士康自然依赖准时达国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四次融资后,准时达资方背景力量在业内优势明显。6.png

比亚迪则在2013年,全资成立深圳市比亚迪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主打供应链综合管理、渠道管理及物流货运业务,为自身服务。2021年2月,深圳市比亚迪供应链管理有限注册资本由5亿元人民币增加至35亿元人民币,增幅达600%。7.jpg

底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