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年年改口碑年年跌,奇葩说、吐槽大会的新季烦恼

语言类综艺改版怎么就这么难?

编者按:本文为合作媒体数娱梦工厂(D-entertainment)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

尽管在《吐槽大会》第五季和《奇葩说》第七季播出之前,两档节目的发起人李诞、马东都不止一次谈到要不要放弃,但纠结归纠结,节目还是在各种声音中上线了。

3月4日中午,《奇葩说》第七季最新一期诞生本季四强选手,备受观众喜爱的老奇葩陈铭被淘汰的消息在两小时内升至微博热搜第二,但很快退到了第五。

“我这一季基本上没看正片,只看了下半决赛的标题是‘陈铭止步’。但他是拿过冠军的人,没什么新鲜感。”《奇葩说》系列7年资深粉丝、互联网从业者胖丁向数娱君坦言。

晚两年问世的《吐槽大会》今年也播到了第五季。随着一季季节目累积,两大头部语言类综艺面临的难题愈发明显:规则、形式的变化空间越来越少,但观众的兴奋阀值越来越高。

对于高度依赖嘉宾的脱口秀综艺而言,创新的必要性被进一步放大:嘉宾组成、话题内容、表演形式……方方面面似乎都可以变一变。

事实上,两档节目新一季的改版和创新也正是从这些角度入手。

在《吐槽大会》第五季中,观众可以看到前所未见的战队模式,还有1V6竞争和淘汰,节目也请来了文化界的许知远、易立竞,一本正经地毒舌。

而《奇葩说》第七季则提出了“菜市场”的定位,请来了杨幂、杨天真等热搜话题人物,用#父母该不该教哥哥姐姐让着弟弟妹妹#、#工作要有渣男心态#等生活类辩题,试图进一步下沉市场接近更广大的观众群体。

但从观众评价来看,两档节目的改版收效甚微。截至目前,《吐槽大会》第五季和《奇葩说》第七季在豆瓣评分分别为6.1、7.1,双双击穿口碑新低,观众的差评过半都在针对这些“为了创新而作出的创新”。

语言类综艺改版怎么就这么难?

嘉宾换了、赛制改了

《吐槽大会》评分又跌了

“只吃一粒就安静,吃完就变易立竞。”

“炒菜想要味香浓,锅里必须放大东。”

在《吐槽大会》第五季最新一期中,歌手大张伟搭档脱口秀演员王勉以弹唱和表演的方式上演了一出mix吐槽,“虽然梗很破但很快乐”,舞台秒变闹腾的《百变大咖秀》现场,一扫节目的疲惫感,意外收获了观众的好评和自发安利。

图片

在这个魔性的说唱脱口秀舞台刷屏之前,《吐槽大会》第五季已经更新了四期节目。但相比接连引发出圈话题的《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新一季话题度并不高。

前几季《吐槽大会》参照美式Roast节目,每期形式都是邀请一位个人标签清晰的明星作为主咖,再请到该明星的几位圈中好友,以脱口秀的形式互相吐槽,其中吐槽表现最好的一位将获得节目组颁发的Talk King奖。

眼看可请嘉宾越来越少,这一固定形式的可看性也受到了越来越多质疑。以至于在本季首期舞台上,节目发起人李诞也不忘“自嘲”:这个形式其实已经做不下去了。

图片

去年《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加入对抗元素后效果不俗,《吐槽大会》今年也顺势做出了改变。

改版首先体现在嘉宾背景的多元化。相比较前四季较为单一的歌手、主持人等,今年节目除了杨笠、王勉、王建国等笑果文化自家的脱口秀演员以及综艺感较好的大张伟等,也请来了其他综艺的话题人物,包括张雨绮、辣目洋子、黄奕、马苏、张大大等,甚至有许知远、易立竞两位文化界人士,就连因为“凡尔赛文学”爆红的蒙淇淇也参加了这季节目。

这一季节目形式也调整了,更强调竞技感。节目分了三阶段,在第一阶段中,现场嘉宾分组形成三支战队进行两两互相吐槽PK,输赢由现场观众投票决定,还加入补刀与主咖得票翻倍环节,预设反转效果拉满;到了目前的第二阶段中,又有七位嘉宾空降三支战队,围绕新主咖进行吐槽,得票最低战队将全员淘汰。

只不过看起来架势满满的PK赛制走到一半就变了样。在首个赛段被淘汰的辣目洋子,转眼间被另一支队伍“捞回去”当了队员;在前两期中刚刚燃起的“团魂”,也随着队长张雨绮、R1SE张颜齐等艺人因档期调不开暂停录制而形同虚设。

图片

事实上,张雨绮、秦昊、宋万金等人,已经不止一次参加过笑果的两档节目,人物身上可挖掘的槽点有限。反倒是去年因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访谈出圈的易立竞,成了这一季的新亮点。

图片

这样一来,《吐槽大会》的现况变成了:接受吐槽的主咖地位被大幅削弱,加上主咖人选有限,即使有专业的编剧团队加持,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啥都不让说,啥都不敢说,那还是吐槽吗?”

《吐槽大会》第五季目前豆瓣评分6.1,已经徘徊在及格线边缘。豆瓣网友点评,“让李诞给说中了,真不如一年办两次《脱口秀大会》。”

和《脱口秀大会》依靠选手自己写稿、拼命避免淘汰的求生欲所营造出来的看点不同,《吐槽大会》明星嘉宾的文案基本由编剧团队打造,除了必要的上台表演之外,嘉宾无需直接对文案的效果负责,观众爱看的也并非嘉宾之间的对抗,而是段子里的槽点和爽点,以及令人心领神会的亮点。

《奇葩说》拥抱下沉市场

失去了什么?

“没有新鲜感,新人太弱。”这是《奇葩说》系列死忠粉胖丁对本季节目的评价。

2014年11月,《奇葩说》第一季上线。胖丁还记得第一次看节目时正在读大学,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彼时,微博、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悄然兴起,主流媒体正处于话语权逐渐被削弱的年代。《奇葩说》带着观察世界的全新角度,成为年轻一代爆棚表达欲的一个出口。

图片

“《奇葩说》系列出了不少经典的辩题,比如‘救画还是救猫’、‘该不该放弃一切去大城市’,包括早期的‘要不要向父母出柜’。”胖丁说,“但现在,这些辩题正在消失。”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转变,部分原因在于《奇葩说》系列想要的始终是年轻群体,而七年来,图文、视频自媒体处于快速发展的兴盛时期,各类观点爆炸式呈现,年轻观众选择更多了。

为了拓展更广阔的观众,《奇葩说》这一季主动给自己贴上了“菜市场”的标签,话题进一步下沉。节目组此前甚至表示过,“每期辩题都会基于观众投票和节目大数据反馈分析来敲定”。

图片

辩题的设置权下放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辩题下沉能更贴近希望收获的新观众,光靠节目组自己不可能持续多年产生高质量的辩题。比如前几季中也有观众诟病称辩题太偏向两性情感,而民意票选出的辩题确实能够引发更大公约数下的共鸣。

但另一方面,辩题越来越接地气,难免出现越来越“琐碎化”的问题,就连节目组自己也知道,有些选题辩手有时候甚至无从讨论。

“大家想听的未必就是好的辩题,因为用户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想,在《奇葩说》第一季出来之前,用户知道自己会喜欢脑洞类的题吗?但结果是用户确实喜欢。”胖丁评价,“而这一季,年轻人的职场话题频繁出现,不是说不能讨论,这的确是年轻人关心的,但是范围太窄了。”

在胖丁看来,第七季中辩手们的观点不够犀利,新人表现普遍不太亮眼。也有观众悲观地认为,从邀请更多的娱乐大咖加入、海选给票标准成谜之后,就应该意识到这是一档偏向娱乐的综艺,出不了类似第六季BB KING詹青云那样的优秀辩手了。

事实证明,娱乐性和话题性的确为这一季《奇葩说》保证了热度。

从首期正片上线后杨幂频频凭高情商上热搜,到最近#杨天真说工作要有渣男心态#,节目组选择了多位娱乐圈话题人物参与发表言论,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辩手表现看点不足的缺憾。

图片

“请杨天真他们来确实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选手观点角度输出量级不够。举个例子,辩题是#作为职场新人老板不喜欢我要辞职吗#,他们能给到观众什么?是辞职还是不辞职?从一个care领导喜不喜欢自己的人,变成一个不care的人?本季大部分选手不是没有观点,而是角度太平凡,无法提供持续新奇的观察世界的角度。”胖丁吐槽。

或许是因为《脱口秀大会》上一季的成功,《吐槽大会》第五季有意继续炒“雪国列车”CP,甚至还帮杨笠和王勉等人组CP,让主持人张绍刚当场大呼“不要炒CP”了。

图片

但吐槽归吐槽,坚决不改。张绍刚一边喊着不要炒CP,一边又主动和金星、易立竞甚至是李若彤cue起了CP。

两档头部语言类综艺能够存活至今并且依旧有大批粉丝,在网综时代显然是非常难得而又独特的存在。但话题的琐碎化、嘉宾的重复化甚至是炒CP的常规化,尽管带来了话题和热度,但效果是短暂的。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