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美金的创业机会在哪儿? 投资人:娱乐科技谁能做到这些,我一定投

让纺织女工实现换装自由和让人类移民火星,这两种创业方向一样有价值。

图片

作者丨于玮琳

编辑丨子 钺

“我从来不会因为元宇宙概念去投一家公司,但我会根据公司所做的娱乐科技是否有了可实现的商业化路径来判断”,GGV执行董事罗超告诉创业邦

“我曾经见到一个团队,在五年内做了四个不同的方向。最早是O2O,之后是P2P、元宇宙,最近开始做碳中和。”从与创始人的交流,包括对他的技术评估,会知道这家团队能不能走得远,罗超说,这一赛道范畴里有太多这样的项目。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曾经有过两次创业经验的罗超,历经贝恩咨询、腾讯投资等机构,他把自己界定为一个使命驱动的投资人,在这方面理念的契合,是他选择加入GGV纪源资本的原因之一。

“投资人分为两种,使命驱动和交易驱动,这两种投资方式并没有好坏之分,都可以为LP带来回报。但于我更擅长前者,关注大的趋势,从自己的兴趣、使命、钻研出发,去捕捉一只可能成长得很大的项目。”

从这条线出发,罗超延伸出了两条投资路径,一为娱乐科技,二为ESG(Environment、Social Responsibility、Corporate Governance)。前者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延伸,后者则关照人类物理世界的生存状态。

罗超告诉创业邦,在GGV内部并没有元宇宙这个投资主题,取而代之,关注的是“娱乐科技”投资方向。

受疫情影响,本期内容选择了线上采访。采访接通时,罗超身后的背景非常引人注目,那是由MR技术所打造的虚拟会议场景,罗超介绍说,“这个软件提供的背景都是由一些艺术家设计,很特别”。

这和罗超所专注的娱乐科技投资方向给人的感受实现了契合,但“娱乐”只是外在,“科技”才是内核。他的解释是:“科技深深根植于娱乐,服务于特定场景,但它同样在更大世界有自己的落脚点。”

图片

深根于娱乐的科技,在更大的世界有其落脚点

罗超认为,当下所有的元宇宙定义中,马化腾提出的“全真互联网”相对贴切。这个概念把元宇宙定义为一个基础设施,在上面可以长出应用、长出交易、长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这个定义仍不完备。

“美剧《西部世界》中展现的更像是一个高阶但也更难实现的元宇宙”,罗超说。

图片

西部世界中宏大的“主题乐园”

在西部世界设定的未来世界中,存在着庞大的高科技主题乐园,无论是AI扮演的NPC,还是重金打造的自然景观,都和真实世界几乎别无二致。

虽然罗超认为这样高阶的人工智能离我们还非常遥远,所谓“元宇宙”的真正到来并不会早于人类登陆火星。但另一方面,他所专注的“娱乐科技”投资方向,诸如游戏引擎、虚拟人、XR等,往往会被划分到“元宇宙”的投资范畴。

“元宇宙”成为风口是在2021年,但早在2019年,罗超就开始关注娱乐科技投资方向。

作为一名硬核主机玩家,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接触第一款主机游戏,直到现在年过三十,热情依然不减。这一定程度上给他关注这条赛道提供了更多的思考和便利。

“主机游戏和氪金游戏都可以带给人快乐,但一个就像是长电影,一个是短视频”,说到这个话题,罗超的语气欢快,“好的3A游戏作品中承载非常多的哲学、美学、情感、价值观等,和电影、书、艺术作品一样。”

在玩游戏的过程中,罗超感受到了技术带来的价值。游戏引擎承载的的渲染、光追、物理碰撞的仿真模拟,这些能力给人类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游戏中技术的应用不局限于娱乐场景,更重要的应用会发生在工业制造、汽车、智慧城市等广阔的现实生活中。

他坦言,相较于SaaS、半导体等这两年的大热赛道,当时主流基金关注娱乐科技的并不多。但这并不代表这是一个小众的、唯娱乐化的赛道。“娱乐”+“科技”,落脚点还是在科技上。即深根于娱乐、服务于特定场景的科技,其在更大的世界也有自己的落脚点。以娱乐科技为投资主线,生发出的云、虚拟人、物理引擎、渲染、底层算法技术等在各个业态的延伸,是罗超关注的投资方向。

“理工科出身的人可能都有些技术崇拜,我相信技术可以让人类生活变得更美好,但技术包罗万象,即便作为投资人,也无法面面俱到,所以我选择娱乐科技这条能让我充满热情的领域投身其中,这也是我的使命所在”,罗超说。

图片

降门槛、找对标,创业不分大小

2021年,韩剧《鱿鱼游戏》火遍全球,而在社交平台BUD上,有人复刻了鱿鱼游戏的各种关卡,这得益于BUD极强的开放性和自由度,它也被称为元宇宙新兴社交平台。在海外,BUD的发展势头迅猛,名列很多国家的社交APP下载榜前列,仅次于Instagram 、Facebook。

“BUD的本质是降低用户的创作门槛,让UGC创作游戏变得简单。没有任何编程基础和游戏开发经验的人,可以基于这个非常下沉的工具去产出一个可社交可游玩的空间,然后邀请朋友一起互动”,作为BUD的投资人,罗超谈及其投资逻辑时表示。

“降门槛”是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及的判断项目的标准。降低操作门槛,可以让产品更好地走入大众,获得广阔市场。而降低价格门槛,则拥有更广阔的产业及社会意义。

罗超以美剧《冰与火之歌》举例,片中气势恢宏的庞大场景,但其代价是每分钟10万美金的制作成本。“这样好的东西可不可以1000元搞定?”他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而接下来,他所投资的随幻科技,就用虚拟制作带来了解决方案。

图片

冰与火之歌特效前后对比。图源互联网

只需要一台电脑、一块绿幕,将特效从后期前置到拍摄过程中,演员在绿幕前,但导演透过摄像头可以看到加了特效的效果,随时调整拍摄。“你不可能让好莱坞的特技用在电商和教育直播场景里,我们需要一个下沉的版本”,罗超说。

在罗超看来,让纺织女工实现换装自由和让人类移民火星,这两种创业方向一样有价值。前者就是降低价格门槛的创业。在尼龙纤维诞生之初,尼龙袜子是绝对的奢侈品,负责生产的女工却买不起这样一双袜子,直到流水线的普及和新材料的诞生。“好的东西能让大众都有机会拥有,这样的创业一定是有价值的。”

另一个罗超判断项目能否成功的方向是:有成功的对标。

对于BUD来说,它的海外对标Roblox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刚上市就股价大涨,市值一度飙升至千亿美金。但其用户绝大多数在13岁以下,受众过窄带来发展掣肘,与之相对,BUD 80%以上用户在15岁以上,且因为审美过关,用户多为女性。罗超看来,与前者相比,BUD 的发展前景不言而喻。

对于游戏引擎Cocos的投资同样基于这样的考察。游戏引擎首先要有价值,表现在开发者的数量上,Cocos上面有百万级的开发者;第二,对标海外的Unreal、Unity,它有差异化——包体足够轻,解决了前两者难以进入下沉设备和IoT市场的问题;第三,良好的开源生态,开发者门槛低,不需要付座席费,有大量的增值服务可以去做。现在,Cocos已经是最大的国产游戏引擎。

图片

“我从来不会因为所谓的元宇宙概念去投一家公司”

元宇宙概念起飞以来,创投领域同样不乏对其的讨论。但与之相对的,是投资人谨慎的出手态度。罗超告诉我们,从娱乐科技赛道的角度来看,当下相关项目的筛选率大概是1%-2%。为什么会有被淘汰的项目?其实是因为,如果一些项目只是走捷径,不去做核心的有壁垒的技术创新,只是拿已有的工具做包装,搭一个数字空间,那这样的团队不一定走得远。

“你会从和创始人的交流,包括对他的技术评估,知道团队是否能走得远?判断标准就是,有没有从第一性原理出发——我到底在做什么,我积累什么。”

当问及这一赛道的商业模式究竟在哪里,他一口气举了几个例子:

“有没有团队可以让一个张家港的用户和一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用户,在一个十万人同时在一个服务器的MMO环境中相遇,甚至同屏,以低于十毫秒的延迟进行互动,无论是一起玩赛车,还是打乒乓球。如果他说自己能做到,那么路径是什么?如果有,我一定会投。”

“做虚拟人公司很多,但体量做到很大的,都请了几百个美工在后台持续做优化,本质和动画工作室一样。有没有价值?有,但太重了。今天如果有团队告诉我,他可以抛开已有的框架,让虚拟人的各种表现形式,例如动作、面部表情、对话、演艺等等,都实时生成,让一个超高品质的虚拟人直接完成直播工作而不是后期渲染?如果有,我一定投。”

“今天的游戏都是玩家自己在操作,影响游戏结果。能不能有人做一个游戏,让社交平台上千万玩家控制同一个虚拟角色,去实时影响他的结果?并给与有趣和合理的激励反馈?”

这些方向都很难,要解决服务器问题,云的问题,网络带宽问题,本地渲染资源调度的问题,AI的问题,物理仿真的问题,甚至还有防火墙的问题。“这些问题一旦解决,就会塑造出可能诞生一家千亿美金价值公司的市场环境。所谓的机会,就在这些最难的事情上,”罗超说。

正因为市场上存在太多追风口的现象,作为投资人,永远不敢妄下判断。罗超坚持见好项目的第一面一定要线下,他希望借面对面的交流感受创始人和团队之间的化学反应,判断他是在追风口,还是真的有想法。这个想法,可以是长期的目标,也可以是短期的路径。

“其实娱乐科技下的绝大多数技术今天都已经有一个参照点,只是这个参照点当前可实现的价值和我们预期的价值还有很长的距离,所以我的投资会非常审慎。”罗超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