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碾过出租车,谁来善后?

2021年6月17日,北汽蓝谷旗下极狐汽车与百度Apollo发布新一代共享无人车Apollo Moon。

图片[1]_百度碾过出租车,谁来善后?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琦观(ID: cjqiguan),作者贾琦,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必须要比打车便宜。”

李彦宏骄傲地说。

这条留言出现在百度官方视频号的评论区。

2021年6月17日,北汽蓝谷旗下极狐汽车与百度Apollo发布新一代共享无人车Apollo Moon。

相关报道显示,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多个城市,将在近期共同开展无人车的落地运营。

根据此前百度与极狐签订的协议,未来3年内还将进一步落地1000台共享无人车。

百度方面给出的计划则是,Apollo系统目前测试车辆已经达到500辆,到2023年,Apollo将在全国30城内扩展3000辆无人驾驶,服务300万用户,实现区域内可循环商业化。

自动驾驶的网约车系统,似乎真的要来了。

图片

拐点已至

这款Apollo Moon,是L4级自动驾驶量产车。

根据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SAE)划分的标准来看,智能驾驶共分为L0~L5六个级别。

L0已经很少见了,如今大街上跑得大都是L1,即辅助驾驶。

图片

此次百度推出的L4,是指在比较安全、且路况相对简单的情况下,可以实现百分百的无人驾驶。

早在去年年初,就有机构开始喊出自动驾驶赛道“拐点已至”的口号。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2020年间,百度先后在长沙、沧州、北京部分地区正式对公众开放了无人打车服务。

除了百度之外,另外几家自动驾驶初创企业,也都在2020年取得了质的突破。

文远知行方面,在2020年7月获得了广州市无人测试牌照,又在2021年4月获得了加州DMV颁发的无人测试牌照,成为少数几个同时拥有中美两地无人驾驶测试许可的初创公司。

技术方面,该企业也已经实现了一个远程安全员同时监控五辆车的效果,在广州生物岛运行了近1年时间,拿下了零事故的成就。

同时该企业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在1月底,开进了广州CBD,成为率先开进一线城市核心城区的自动驾驶企业,并在2021年5月末订单数突破了3万单。

另一家初创企业小马智行,则通过联合智能网联汽车创新公司,红旗智行和T3平台,在广州,北京和上海展开运营,使用其自主研发的打车软件PonyPilot,直接拿下了10万多次打车订单。

烈火烹油的盛况,令人不禁想起了互联网早年间的样子。

有所不同的是,发轫初期的互联网并没有直接介入某一个行业,更多是作为一种补充选项点缀各个领域,就连最直接相关的传媒行业,也是直到2010年左右,随着微博、微信的崛起才开始有了明显感知。

总体来说,这一新技术影响人类生活的发展曲线相对平滑,强大的技术冲击被稀释在了较长的时间里,因此带来的痛苦也相对柔和。

Robotaxi(无人驾驶网约车)则截然不同,这是一个高度集中的技术进程,就其发力改造的行业来看,网约车、出租车以及公共出行领域,则是一个牵扯到更多从业人数的行业颠覆。

待碾过的羔羊

5月19日,交通运输部发布《2020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

数据显示,2009-2016年,全国城市出租车辆规模保持逐年增长,年复合增长率为2.35%。近年来巡游出租车数量总体呈波动下降态势,2020年全国巡游出租车辆规模139.40万辆,同比增长0.2%。

按照每辆车配备2名司机估计,2020年我国出租车驾驶员约为278万人。

图片

这还只是在第一线的司机人员。

根据前瞻经济学人报道,截至2014年底,全国出租汽车经营企业有8428户,其中,个体经营业务126,292户。

图片

在新旧交替之际,这些人往往被称作“既得利益者”。

但对大多数从业者而言,不过只是依附于传统体系的“打工人”罢了。

除了直接相关企业之外,地方财政的诉求也是该体系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

就网约车政策而言,目前明显呈现出“中央放、地方紧”的特点。

各地政府对网约车制定了个性化的管制政策,地方某些过于严苛的规定提高了供给的门槛,合规的车辆和驾驶员是有限的。

例如部分城市要求网约车司机需要拥有本地户籍。

在经营资质上,地方严格的政策也呈现出一定的地方保护特征,帮助地方型车企或出租车企业在区域内形成相对优势。

图片

就本地出行这一市场而言,数据显示,我国每日有接近10亿次的本地出行,2018年中国出租车行业市场规模就已经达到了2410亿元。

综合考虑网约车市场以及低线城市的渗透率,整个本地出行这块蛋糕的交易额可以高达万亿。

无人车是很好,但百度在哪纳税来着?

生命的鲜活

“坚决支持电商买菜,坚决支持网约车干死出租车,坚决支持无人车干死网约车。”

这句话,我半年前就在讲。

直到今天,我依然坚持这一方向,但说话的方式,已经不再能如此简单轻快,转而沉重了许多。

作为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我对于凡是能促进生产力的一切技术、制度、企业都抱有着极大的善意与尊重。

但“为了生产力的进步”,整个社会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底线在哪里?

速度与稳定的临界点又在哪里?

这需要我们时刻保持着警惕与敬畏之心。

2020年,疫情重创了每一个人,尤其是司机、小商贩、菜农等体力劳动者。

两件事对我刺激很大。

4月,天气晴朗,北京疫情稍缓,我去较远的一个市场买菜。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采用前置仓类型的电商买菜来下单,再不济就社区团购,最不济也是家门口的超市。

那天我心血来潮,去菜市场后,惊异地发现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

如今回想起来,最多也不过就是500人。

但一个挨着一个的菜摊,从周边昌平、密云、怀柔、延庆赶来的菜农,那些男女老少,活生生的人,极大的刺激了我。

一个问题萦绕脑中:“倘若年初社区团购补贴战全面打响,这些人,该去哪里讨一份生活?”

前文提到,全国的司机有278万人,乍一看并不是一个很大的人数,但试想这些人坐在同一个巨大的广场里,谁又有勇气去直视那百万双失望的眼睛?

6月初,我写了一篇网约车的稿子,在撰稿过程中,十分自然地将“网约车吞并出租车”作为一个背景前提。

很荣幸,该稿件触达了出租车司机人群,收获了数百条评论,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比如,他们的骄傲感。

某位老哥说:“出租司机谈不上什么人才,但至少也是社会精英,每天遇到不同的人,了解的事和信息量非常大,所以出租车不会轻易被骗。网约车平台也就是造势,一天也来不了几单,建议每个城市推出专门的出租车平台。”

比如,他们的愤怒。

某位老哥留言称“为何去时两块,回程就要八块了”,顿时迎来了大量司机的抨击。

“两块不叫打的,那叫坐公交。”

“你多打几次,没准就不用花钱了。”

“这就是补贴的毛病,xx的占便宜没够。”

以及大量的,对于网约车侵蚀自己生存空间的愤怒与无奈。

对于他们的观点,我绝不认可,对于他们的情绪,我也只能是理解,不敢说感同身受。

但数百条评论背后所代表一个个鲜活个体,即他们的存在本身,让我不得不认真思考,技术升级,行业变革所带来的巨大阵痛,该如何缓和?

被抛弃的群体们,又当如何引导,如何安置?

我绝不同意左翼媒体的做派:对准科技企业咔咔一顿批判,最后再扣上一个阶级矛盾的大帽子。

这实在是过于懒惰了。

要知道,“无人车替代网约车、网约车替代出租车”是一件避无可避的事,这既是世界发展的规律,也符合全人类的长期利益。

我们讨论的,绝不是诋毁、批评、恐惧或干脆全面否定新技术。

而是探寻在新技术崛起的过程之中,如何做好善后之事。

谁负责?

传统企业在自我革命。

2019年,嘀嗒出行就推出了“出租车·新出行”的战略方针,先后在西安、成都、广州等多地落地。

北京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也先后与高德打车、滴滴出行达成合作,全面拥抱网约车,借助平台的力量,对自己的订单流量来源做出补充。

在面对无人车时,网约车又摇身一变,从先进变成了传统。

早在2016年,滴滴就组建了自动驾驶部门,正式迈上征途。2019年,滴滴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公司,截止目前,该公司规模已超过500人。

2021年5月31日,滴滴自动驾驶获广汽集团战略投资,投资金额超3亿美元。

再往前,滴滴自动驾驶曾宣布与广汽埃安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合作开发出一款能够量产的全无人驾驶新能源车型。

就业市场来看,根据大部分地方政策要求,无人车即便是系统控制,驾驶座和副驾驶都必须坐人。

通常来说,驾驶座上是安全员,用来应对道路上的突发情况;而副驾驶座则可能是一位在调参的工程师。

这种场景不会持续太久,但远程安全员这一职位,则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

横向切换不是一个很好的出路。

除了出租车之外,公交车、卡车所代表的公共出行和货运领域,由于其路线固定,场景简单,因此对无人驾驶技术团队来说,这些都是更加简单的场景。

小马智行的创始人彭军表示:“Robotaxi才是自动驾驶的皇冠,是自动驾驶的最有价值的业务。”

但在具体路径上,目前高速公路实行区域管理制,如果某段高速发生了大型交通事故,当地的管理人员一般都会被免职,因此,短期内国内的自动驾驶卡车发展会相对慢一些。

在新技术的善后问题上,可以负责的无外乎这几个角色。

政府,以及背后所代表的全体纳税人;

新兴科技企业,它们所产出的新职业,以及在有关部门的督促下成立的再就业培训组织;

传统企业的遗产,以及其他新兴的第三产业。

社区团购的崛起将是一场预演。我们将清楚看到善后的力度,以及每个角色所付出的努力。

我们将清楚看到的是,最终担任起拯救职责的,唯有相关个体自身。

以上思路中,我们依然是将司机群体的“功能属性”放到了第一位,试图围绕着司机的既有机能,来找寻所谓的“就业出路”。

但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侵蚀,恐怕人的“功能属性”,将越来越没有用武之地。

然而,人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其自身的丰富性和自主能动。

开车的技能被抛弃了,但细心、安全意识、敏锐观察、服务能力、路况熟识、本土风情的了解等元能力,均依然存有着极高的社会价值。

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有这样一段台词:

“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

墙快塌了,但不要怕。

因为一切都在向着康德所说的理想迈进:“人是目的,不是工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