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望十,重磅补贴,新能源车的夏天到了

汽油“冲价”、造车新势力“冲量”

摄图网_501248390_banner_加油站背景(企业商用).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IT时报(ID:vittimes),作者:潘少颖,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上海“重启”后的第一个周末,傅琦(化名)有些无聊地站在位于浦东新区的一家理想汽车4S店里,他是这里的一名销售,其所在的4S店位于浦东繁华商圈,以往的周末,人流如织,有时甚至会接待不过来,然而现在,尽管门店已经复工,线上预约的客户也挺多,“但实际到店的客户并不多。”傅琦有些无奈地告诉《IT时报》记者。

刚刚过去的两个月,是“造车新势力”的至暗时刻。受上海疫情影响,整个汽车产业链零部件短缺、工厂停产、门店关闭……蔚来创始人李斌甚至焦虑地宣布停产,“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货,只能暂停生产”。

6月,随着上海全面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上海市政府对“以油换电”的购车主,给予至少1万元的补贴,而一路奔十的油价,也让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更加看好。

夏天到了,失去春天的“造车新势力”要“热”起来了。

回归“万辆基准线”

相较4月的“惨淡”,“造成新势力”5月的交付数据正在“回暖”。多家车企月度交付量实现环同比增长,理想、小鹏、哪吒等交付量均破万,暂居榜首的是理想汽车,5月交付了11496辆,同比去年增长175%。

图片[2]_油价望十,重磅补贴,新能源车的夏天到了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不过,曾经在“蔚小理”中位居首位的蔚来,5月并不太亮眼,交付量为7024辆,虽然同环比数据都有所增加,但“破万”似乎是个门槛,数据显示,2021年12月之后,蔚来交付量便再没有超过1万辆。

“蔚来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分析,“从车型和售价来看,蔚来最为高端,均价达43万元,高端车辆的零部件更容易缺货,市场存货少,而且可替代性不强,因此,蔚来深受零部件短缺的影响。”

目前,蔚来在售有四款车型,这意味着,供应商数量多,供应链管理相对困难。李斌也是较早发声的“造车新势力”创始人,其受影响之重,可想而知。

图片[3]_油价望十,重磅补贴,新能源车的夏天到了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小鹏汽车5月交付量为10125辆,位居第三,但今年1~5月,小鹏累计交付了53688辆,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一,其中,P7贡献最大。售价在20万元左右的新能源车,果然“最能打”。

物流对车企来说,是上海疫情期间的“不可承受之痛”。对于供应链的管理,各家造车新势力的优劣势也很明显。工厂在常州的理想受物流影响最小,张翔告诉《IT时报》记者,常州是长三角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基地,理想“近水楼台先得月”,而蔚来的工厂在安徽合肥,小鹏的工厂在广东肇庆,物流运输相对困难。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也曾表示,在当前行业环境下,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越来越重要,车企将部分关键零部件聚集在生产工厂附近,有利于增强车企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

“蔚小理”格局被打破

随着复工复产节奏的加快,“造车新势力”们正着力恢复产能。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向媒体表示,理想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虽然开始恢复部分生产,但依旧存在零部件供应紧张的情况,常州工厂的生产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但李想透露了一个好消息,理想汽车旗下第二款车型L9在常州生产基地的量产准备全部就绪,已经在常州基地的生产线上投产了上千辆的量产车,计划于6月21日正式发布,虽比原定于4月16日的发布时间晚了两个多月,但计划8月就交付。

蔚来从4 月 21 日开始正式复产。李斌此前透露,目前蔚来第一工厂已经恢复到上海疫情之前的产能水平,并将配合新产品的量产和爬坡,逐步提高实际产出。

受限于疫情,不少造车新势力的新车延迟发布,上市节奏全盘调整,对数据产生了一定影响。不过,随着新车接连上市,各家车企的交付数据将变得“好看”起来。除了理想L9的交付时间已定,蔚来也将提速交付ET7,下半年还将发布2022款ES8、ES6和EC6,小鹏G9也有望在三季度上市。

不过,“大哥不好当,要警惕被‘后起之秀’赶超”,或许是蔚来在这次上海疫情中的“斗争经验”。5月交付榜单上,哪吒汽车以11009辆的数据位居榜眼,和第一名理想汽车仅相差487辆,这也是今年以来哪吒汽车第三次月销量突破万辆,位列第四的零跑汽车5月共交付了10069辆新车,正在赶超第一梯队,可以说是“两匹黑马”。

汽车分析师林示向《IT时报》记者表示,现在“新势力们”已经形成一定的产量和规模,相较于头部企业,二线“新势力”受疫情影响冲击较小,原因包括供应链相对简单,零部件比较普遍,车价相对较低等,这些都增强了他们的风险抵抗力,可以说疫情对二线新势力是个机会。

上海重磅补贴刺激新能源车

上海的“造车新势力”4S店已经冷清了两个月。

“封控的时候,我们只能通过电话了解一些客户的购车计划和意愿,有的用户表示工作和收入受到疫情影响,会把购车计划取消或者推后,订单量大概少了三分之一。”傅琦说道,不过也因为部分消费者取消了购车计划,加快了其他消费者的提车速度。此前,理想ONE的提车周期一般为两个月,现在一个月左右就能提车。

虽然已经开门营业,但原本门庭若市的4S店还暂未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现在想方设法维系用户,如果用户不想到门店试驾,我们就把车开到用户指定地点,毕竟有触点才能有转化。”傅琦说。

在张翔看来,4S店复工会遇到门店客流量、新车库存等各种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客流量,“大多数上海商场客流少,影响成交量,如果仅依靠线上维系客户转化率也不高”。

“油价一直涨,等疫情再好转一些,还是希望能去店里体验一下,这也是未来的趋势。”市民林先生一直有购买新能源车的计划,但被疫情耽搁了。

为了刺激汽车消费,目前上海市陆续出台一些补贴政策,比如2022年底前报废或转出名下在本市注册的个人小客车车主,如果购买纯电动汽车,有1万元/辆的补贴。嘉定区更是在此基础上“加码”:车价15万元以下补贴1万元,15万元以上补贴2万元。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目前补贴政策效果有限。“根据上海目前的政策,置换电动汽车时,此前拍到的沪牌要报废,这让很多旧车主心有不甘;而嘉定区的补贴政策也有限制条件,比如车企总部要在嘉定区,消费者为嘉定户口、有嘉定区的居住证或者在嘉定缴纳社保。”一位汽车从业人士向《IT时报》记者坦言,这些政策并不能被所有消费者接受或者享受。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