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进化史: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中国硅谷?

图片[1]_望京进化史: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中国硅谷?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望京·上地·亦庄·国贸·金融街·····不同地区吸引着不同商家,进驻的商家也成就了该地区的商业乃至人文品格,它们的聚合也共同勾画了北京经济最为鲜活的性情。

当地王与互联网巨头的博弈,也是一部望京“进化史”!

创业者的未来科技感在望京SOHO和SOHO中国里,潘石屹的身影随处可见。望京这个昔日“睡城”之名早已湮没,代之以响亮的新名“中国硅谷”!

这个名为“花椒地”的地方,曾是韩国城内最繁华的区域之一。

李小姐于2000年移居望京,在此算是“原住民”。从最初的不情愿,到后来的习惯,再到如今的坚持,李小姐用自己的方式证明着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每天早晨七点半,李小姐就准时起床。说到第一次打出租车看房子的时候,她还禁不住伸长了嗓门:“好远呀!”“当时只是觉得这儿啥也不是,尘土飞扬。

望京居住区雏形为花家地,始于20世纪90年代,因当时建在花椒地上,故称望京。

从此,人口,楼盘渐次膨胀,而基础设施,配套设施建设则相对落后,周围交通不畅使得望京曾一度拥有“睡城”之称。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望京才开始真正意义上进入发展快车道,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人们出行更加方便快捷。然而,在高速城市化进程中,望京的道路问题一直困扰着当地居民。“望京路上全是斜路,像是迷宫,天黑了往往转上几圈就找不着家了。如果不坐地铁,’进市区’乘2个小时公交就成了常事。

不过在李小姐印象里,也正是由于比较闭塞,当时望京有种“车水马龙邮件慢”的小镇情怀。现在,当我们走进望京时,这里已经是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了。虽然它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城市,但却拥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和人文气息。“商业并不是十分发达,但却拥有了’韩国城'”。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韩币经历了大幅贬值,更多的韩国民众选择了在生活成本和劳动力成本均比较低廉的中国开始创业与居住。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有了自己的住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直门外大街西侧的“花椒地”。从1999年开始,这个小区每天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约2000名韩国留学生。因为离首都机场较近且房价较低,韩国部分企业便将给韩国员工准备的寝室放在此处,“花椒地”上建的望京渐渐成了北京韩国人的第一聚集地。

“在望京得电影院里,招募韩文字幕的工作人员,许多饭馆和商店都没有韩文。记者采访时,一位韩国女孩指着一家名叫“韩星餐厅”的小店对记者说。这位女孩叫李婷婷,是一名大学三年级学生。她从小就喜欢看韩剧《大长今》。李小姐表示,她也是从那时开始喜欢上炒年糕、吃“部队火锅”的。

新兴商业区里,到处都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这就是所谓的地王围城。

然而,昔日的荒凉早为今日的繁华远远地抛入人们的记忆中。北京作为首都,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资源条件,是全国最重要的经济中心之一。房地产市场在中国的急剧兴起,迅速给望京发展按下快进键。

“都排完近2个小时的队啦!”一个星期六上午10时,东北四环边上的宜家门口排队。这几天天气很冷,但由于天气原因,商场里人头攒动,人们都在排队买货,其中有不少人还在排队购物……而在这之前,宜家已经在冬季推出了“低至595折”的宣传语。而今天,宜家却要和大家见面了:1月23日上午9点半钟,宜家在北京东四商圈举行新品发布会,正式推出一款名为“爱乐家”的家用产品。人和车都堵在周边路上,为控制人流,宜家对部分时间段采取分批进场限制。

2006年初,位于马甸的望京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周末,在这个周末里,人们可以看到,在商场门口,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宜家“盛况”出现。从最初的十几家小店发展成为今天超过200家大卖场;从以家具为主的家居建材销售转变为现在的百货和家电两大门类齐全的综合性购物中心。但在这个过程中却出现了许多问题。

商机是“新”还是“旧”?

宜家对望京进行了为期3年的选址调研。这表明,这里蕴藏着巨大的人口活力和消费潜力。

大浪淘沙的地产商更有前赴后继的涌动。

2010年3月15日,”远洋地产“和”远豪置业“联合以84轮高达40.8亿元的价格拿下位于北京大望京村旁的”环境整治土地储备项目1号地“,总投资达15亿元人民币,约为当时望京房价的2万元左右,占周边二手楼的35%以上;此次成功夺标,标志着远洋地产将进军北京城市副中心——亦庄新城。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远豪于当日下午就宣布放弃竞得地块。而仅在两天后,另一个地产巨头保利地产就以50.4亿的价格杀入望京。包括合生创展, SOHO中国,远洋地产,保利地产在内的众多品牌开发商,在望京展开了一场地王围城的好戏。

“互联网公司已成资本和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的说法已被证实。

摩托罗拉中国区的总部于2007年8月份搬迁至望京。西门子、索尼、爱立信、北电网络等国际知名大公司纷纷进驻,使得双鹤药业在望京的发展受到了很大影响。望京作为北京CBD核心区之一,有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发达的交通体系,是商务办公的最佳选择。如今,望京已经成为了北京乃至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随着商业地产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进驻望京,并将其打造成了新的“偶像”之地。

与望京SOHO隔街相望的“地推扫码一条街”,曾是京城的大“名胜“。“扫一扫送礼吧!”这句广告语曾让无数人津津乐道,而现在,这条街上却出现了一家名叫“爱生活”的O2O公司。这家公司主要经营“扫码送礼品”业务。目前已发展到100多家商户。每天午休白领都会在街道上最为繁华。这里聚集了几十家O2O公司。望京SOHO是其中之一。望京SOHO有超过3万人租住在这里,这些租客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占据了近90%以上的份额;

更让人关注的是跻身望京行列的阿里,美团, Uber,陌陌,58同城,携程等规模较大的互联网公司。

“在中关村、贸和等地区,已经极少有能容纳大规模互联网公司的空间与新的楼盘。然而在过去几年里,很多互联网公司跑马圈地,员工人数数量级动辄上万,整个互联网行业已经成为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某互联网公司员工对北京晨报表示,这个时候,费用较低,商业地产正在高速膨胀的望京成了很好的选择。作为北京CBD核心区之一,望京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紧邻首都机场,距离国际机场仅30分钟车程;周边商业配套完善,如:望京园购物中心、万豪酒店、世贸商城等等。加之望京商务区列入中关村科技园区优惠政策区域这一有利因素,引来众多海内外高新技术企业总部和研发中心入驻。

“或许与中关村比起来,望京互联网公司集中度并不高,但作为风向标的阿里开启了新时代。北京望京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阿里云”)CEO王振耀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未来几年内,阿里云将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服务企业之一。前述人士表示。

O2O潮后来居上“扫码一条街”;

上午10时30分,阜安西路11号院合生麒麟社大门口,一排排“百度外卖“,“饿了么”外卖车已蓄势待发,它们马上就要进入一天当中最忙的时候了。

望京SOHO,这里有几个面积不等、装修不同的小区,业主们都在忙着装修自己的房子,甚至连小区里的业主也都在忙着准备装修自己的房子——业主们都在等着装修好的房子能有个好的位置,然后再去找合适的人租住,这样就可以节省不少费用,而且还能享受到最好的服务。他们一边烤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制作烤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手抓饼、煎饼摊……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各种口味的食品。许多行色匆匆的青年都停下来带着简单的早饭或者午餐。“这是个大市场,每天都有很多人过来买东西,”摊主说,“现在卖煎饼的也不多了。”“我觉得很好!”一位姑娘说道。“那边生意还是很好,人也很多。”摊过煎饼的大姐姐在接受《北京晨报》采访时,心满意足地说。

望京有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在这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互联网”用户。从网上购物到在线游戏,再到网上办公;他们有一种共同的感觉: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用户就是上帝。它们本身就是最忠诚的使用者,制造产品就是制造需求。

“抬高腿,迈过去1米宽的多种水果和毛绒玩”,这是他们的口号。

曹丽记得,去年六月的那个暑假。她在去日本料理的路上,从望京SOHO出发,沿着200米宽的马路,来到了合生麒麟社旁。这是一家位于北京朝阳区东二环与北四环之间、面积不到20平方米的小店铺。“我们的店是在路边开的,每天早上8点就开门营业了。”曹丽笑道。一路走来,她与同事们闪呀闪、腾呀腾,在避让疾驰而来的外卖、快递小三轮时,吃力地走过吆喝扫货的“商贩”。“摊挨铺,人挨人,”她说:“想要过去,就要提高腿迈过1米宽的摆着多种水果或者毛绒玩具的地摊。

曹丽介绍,不知何时开始,望京SOHO与合生麒麟社这座众多美食云集的建筑间,竟形成“扫码一条街”。它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与四环路交汇处,沿着六里屯大街往东走约200米就是北京最大、最繁华的CBD——西单商业区。而这条街正是“扫码一条街”所在。林阴路上有专门的店铺,而且每个店铺都会有自己的店铺名称、地址以及店铺内最显眼的位置——“只要关注微信,就能得到一包纸巾或者一副耳机。

手握40万元期权的曹丽,多数情况下都认为这一推销方式过于“low”,即低端。“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6点半出门,下午3点半去超市买东西,晚上8点钟回来再做家务。”曹丽笑称这叫“慢生活”。这让她感觉非常幸福。可是前几天她忘记了戴耳机去工作,突发奇想直接下楼扫码不行?“可惜那些人今天有,明天可遇不可求!”曹丽有点失望,提着瓶扫码得玉米油上了楼。

“动辄发一两百油,保温杯谁会烧?”

三月份天气已逐渐回暖,“扫码一条街”却仍未回复到巅峰时的繁华。“今年是‘两会’召开之年。”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两会”期间,一些地方政府会安排工作人员来这里卖保温杯。工作日下午,仅有一家企业出了摊儿,桌上放了几只保温杯:“估计春节回家的人多了就不回来了,星期五就会更多了!”看摊位的小伙对《北京晨报》记者说,最多一次,可以一次挤三、四十个地推人员。

在望京,你会发现,在互联网上,几乎每个人都是“业内人士”,他们每天都在为自己的生意忙碌着。商业世界的风云变幻,让人应接不暇。北京望京SOHO,从开业之初就开始了大规模装修,从装修到开业,再从装修到开业——从装修到开业……从装修到装修——从装修到融;街边小店的门庭冷落得让人心里发慌。O2O成为这些企业转型升级的不二选择。“互联网+”已经从概念变成现实,但真正落地还是一个过程。而O2O作为一种新商业模式,还处在探索阶段。它要解决哪些问题呢?O2O在历经2015大热与寒冬之后,目前并未升温。“大多数客单价都才几十元,但需要投入大量人力,才能覆盖大量消费客户。动不动就送一两百的油、保温杯子,谁能烧得动?在望京SOHO附近一家叫“扫码街”的小店老板说,“以前的生意很好,但现在已经很难有大发展,因为很多人不愿意来买。”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现状呢?有互联网公司的人告诉北京晨报。他认为,“扫码一条街”已经成为O2O创业潮中最重要的一环。

但可能就像任职美团的小刘说的那样,企业一直在换,而习惯被保留。

在北京望京SOHO,有不少的上班族和创业者,他们是互联网创新的实验者。在SOHO里,”快递员”已经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天天、韵达、德邦、圆通、全峰和申通等公司都有自己的快递车。除了快递员,他们每天还要往返于各个小区之间,将自己所需的商品送到需要它的人手中。京东的送货车上,也有一辆辆满载货物的卡车,它们载着一群群的送货师傅。

这里每天都会发生着新鲜的故事。

望京的故事一

“有几分上海味道。”

不出望京就万事大吉了

“我读大学时就没听过望京这个地方,更何况是到过呢?”石(化名)30多岁,接受北京晨报采访时表示。石头是位北京人,在北京打工已经有5年多时间了,但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去年春天,他到中关村找工作,没想到却被一家公司录用。如今月收入30多元的他,靠搭顺风车到上地创业,“中国硅谷”成了他的梦想。

石头原供职于UC,随着阿里巴巴并购UC,高德合并业务,去年年底石头与同事也由原五道口办公地点,迁入高德望京办公地点。

他说:“我们不在杭州的新大楼里办公,在附近的首开广场,装不下啊,太多人了!北京晨报记者在北京朝阳东三环路边看到一家名为“光高德”的公司正在装修,装修现场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吸引了众多路人驻足观望。这是北京市第一家以互联网为背景的企业。石头向《北京晨报》透露,仅高德一人就拥有3000多人,阿里准备搬到望京工作恐怕也接近万人了。

石先生认为正是由于这一原因,望京具有明显的优越性。

“在望京城,即使是几万人的大公司,都很容易找到工作场所。这里的商业发达,成本低又比国贸低碳得多,都算是得上价值洼地了;北京望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波告诉记者。目前,望京已成为北京市仅次于王府井、西单的第三大商住综合体项目。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其中商业建筑面积约占70%左右。与上地及亦庄相比,望京的居住及商业地产的区域分布则相对较为一般。“有一点上海味道,不出望京就万事大吉了,一切皆可迎刃而解。

伴随着公司的迁移,石头与同事的日子有些变化。“以前,我们每天都要在单位附近跑好几趟路;而今天,我们只需要坐着顺风车就可以去工作地点。”石头说,“这可方便多了!石头工作的时间由最初的“半小时”,加长为今天的“一个半小时”。“顺风车,拼车时经常可以拼同事,蛮好玩的”。

又有几个同事干脆改租望京一带。石头在望京工作了将近20年,是个典型的IT人士,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后,他发现,互联网企业也需要自己的员工。石头表示,互联网公司员工多数具有年龄层次偏低、不少尚未成家、租房需求比较单一等特征。

由于各大企业纷纷抢滩,望京的租房价格直线上升,“两居室七八千元,价格太高”。近日,北京石景山区某楼盘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望京的房价已经涨到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而且还在继续上涨中。“现在我只能算一个比较乐观的数字。不过石头说,望京辐射还算不错,自己不少同事到广营和酒仙桥租了房子,“再远也是顺义,价格也便宜不少,不过有了地铁就方便了”。

接下来,“中国硅谷“逐渐成型,望京极易感受到”互联网+”的狂热。随着中关村科技创新中心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关村将成为未来北京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之一。如何把握这一机遇?未来的首都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北京晨报》记者史春杨/摄影报道

望京故事之二

“企业已经消亡,用户却留下了。”

望京的各类互联网工具得以迅速推广

扎堆望京互联网公司里,美团入驻比较早。

“我2014年就来来了。4月27日下午,北京一家网站发布消息称,“饿了么外卖平台正式上线运营。供职于美团的小刘接受北京晨报采访时表示,在此之前,望京给人的感觉是韩国城,交通道路不规范,再加上五环边上那些国际科技公司研发机构大大的LOGO。

美团网总部位于望京国际研发园(SOHO),伴随着业务的开展,美团部分业务团队于2015年再次进驻望京SOHO公司。“当时我们做外卖,每天都是满负荷运行,但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电话,很多客户希望能在公司附近租到一个好房子。”小刘告诉记者。“当时也没太在意。“当时冷冷清清的,但不久便火上浇油了。小刘表示:“SOHO刚刚招到房租,在价格上占有优势,当时跟楼下中介闲聊时,就说此处房租可比中关村便宜很多。”

一同走红的还有SOHO边上那条有名的“扫码一条街”.繁华之时,地推四五十条,全是形形色色的O2O公司,在宣传着他们的APP。而在这背后,是一家叫美团的公司。“美团是一个互联网平台公司,它卖的东西不是外卖,而是生活服务。拉来1个用户地推人员就能获得数元提成。“美团的外卖生意,也是依靠地推起来的;

在小刘印象中,望京的各类互联网工具得以迅速推广。譬如去饭店就餐,不少人用美团或大众点评付费,打车拼车的软件,类似滴滴,滴答的使用不在少数。而在望京,O2O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以前,我们主要做餐饮和住宿。现在我们把服务范围扩展到旅游、医疗等领域。”小刘说。“我觉得很好。“O2O公司这么多年,自我需求就很很大。第一批用户就是自己的员工,渐渐再推广开。

大浪淘沙中,望京同样目睹了众多O2O公司与创业者们的生死。“好比当年千团大战。能赢多少?”小刘说道。大浪淘砂,曾经的大浪淘金造就了一批巨头级企业,现在却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危险。“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没有底线的时代,O2O就是这样。”小刘如是说。但不管怎么说,使用者的要求,使用者的使用习惯都是留存着的。“许多企业已经死亡,但用户却留下了。”

望京故事三

错过的豪宅,一去不复返

“那时四室两厅的价格只有90万元,而如今三室两厅的价格已经超过900万元。”

“曾有套豪宅在眼前,不爱惜它。”卢小姐说,她一直想把这套房子卖掉,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如今,她已成为北京望京房产中介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在这个行业里,卢小姐算是个老熟人。提起他和望京擦身而过的命运,卢女士到现在都后悔莫及。

2005年毕业2年后,卢小姐拥有稳定的工作和并不宽裕的收入,同时萌发了去北京置业的念头。“那时候,我有一个同事居住在望京,不带我去看房?望京小区在建设中,价格并不低,许多很好的商品房平均价在5000元以上。卢小姐向《北京晨报》反映,当时她看中的新房由于是尾房的原因单价只有3900美元。虽然价格不高,但是装修得非常漂亮,房间里布置得温馨而富有人情味。“这套房子挺适合我们居住,特别是卫生间、厨房和卧室,环境非常舒适。”卢女士说。房子一共有200多平方米左右,是一个四室两厅的房子。如此算来,卢小姐要付的房价总额也就在90万上下。“那在那时候我还算是一大笔钱,还嫌买这么大房子好浪费呢!”加之因望京一带公路均为倾斜,开发商根据公路走向盖起楼房几乎没有正南正北之分,“有人说叫望京住宅为’歪门斜道'”。虽然比其他楼盘便宜一些,但对于普通工薪阶层而言还是贵了点。“现在房价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三五百元以上,如果再上涨的话,我们就得把钱花出去了。几经考虑之后,卢小姐终于放弃了去望京购房的念头,转而“转战”回龙观。

卢女士觉得,前几年望京房价涨幅北京还不太明显,但是现在这两地房价升值空间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望京房价涨了将近一倍!“一位朋友告诉记者,”因为望京是第一个中央商务区,很多人都来找工作,所以房价自然就上去了。“”现在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她说:“有一种说法,”望京是第一个CBD,大量企业进驻,肯定能带动周边房价升值;

卢女士说,她对望京房价还很关心,然而她觉得距离她越来越遥远。“我曾经有一次去看了一个楼盘,价格是每平方米6000多元,当时就觉得房价太低,而且这个项目也不算太大,所以一直都没买。”卢小姐说。“你知道吗?“当天中介打来电话,一套房三室两厅要九百多万,今天想起来我当年可真怀念一豪宅呀!”

望京标志性建筑

西门子中国区资深副总裁吴永新先生:1。

“西门子至今仍是望京的标志性建筑。”

站在西门子大厦28层高的大落地窗前往下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的大门让吴永新对25年前搬入望京的情景记忆犹新:荒芜得如同来到郊外,甚至没有公共汽车直达市中心。“望京这几年发展得格外迅速,超乎人们的想像。”吴永新说,现在,他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看看外面的世界。“这里有很多好房子和漂亮小区,我们住得很舒服,生活也不错。”吴永新介绍。吴永新慨叹,望京作为国际化程度极高的小区,人才济济、文化多样。

在望京工作过多年的外企员工都知道,西门子在华总部于1991年搬迁到了位于建国门的望京。在德国“违合”之后,西门子在华投资了300万人民币,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北京西门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门子),成为国内最大的自动化+电力+医疗公司之一。而现在的西门子已经是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了。西门子在中国的业务遍布北京、上海、广州等20多个城市,员工总数超过10万人。西门子在望都有两个生产基地。吴永新从行政部搬到蓟门桥边后,才有了自己的家——望京。

移居望京前10年在一定程度上西门子成为望京代名词。“一下飞机打的车,只要说出‘西门子’3个字就行!”这是记者在北京首都机场见到吴永新时他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我们公司每天都会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和邮件,很多都是西门子的客户打来的。”吴永新解释道。吴永新深以为然,当时机场至公司只需十五分钟,如今往往需要一小时的时间。

2000年以后,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在北京望京建立了自己的总部大楼;当时西门子在北京设有三个办事处,其中一个位于亦庄,另两个设在东四、中关村和西单一带。西门子也不例外,其在华业务得到迅速发展。西门子为容纳更多的工人,推倒原来半栋灰楼,投资一亿元人民币的西门子大厦已于2008年正式竣工,成为西门子目前世界上最高的办公大楼之一,大厦内有4000多名工人。“即使现在,走机场高速进五环前最抢眼的标识依旧是西门子大厦标。

这两年,望京引来了更多互联网公司进驻,有观点认为韩国城、外企大楼等标签已成历史。在这里,有一家以服务为导向、专注于高端商务领域的企业——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这家总部位于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外资企业,已经拥有员工1000多名。但在吴永新看来,西门子大厦仍是望京一个响当当的标志性建筑。“西门子在望京城的这25年,最初是开拓者,后来成为引领者、现在则是望京城元文化的重要一支;

吴永新发现,周围冒出了不少初创公司。他想做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科技企业。在中关村附近有一个叫“创新工场”的地方。吴总看到不少人在那里工作,就去拜访。“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这些企业都是以”快递小哥”为目标客户,在”互联网+”背景下。为了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创新创业需求,德国西门子不断探索创新模式,在华设立了西门子高科技企业化中心等多个机构和部门,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数个研发与生产基地,同时还负责西门子在华的商业运作。这一年西门子在中国新建了一个研发创新中心。焦立坤,《北京晨报》记者

望京SOHO在移动互联网上留下印记

塔三旗下互联网公司占比一度达到高企

有道是望京SOHO在辐射互联网行业整体迁移的同时带动周边写字楼热租。而这种现象也被业界称为望京SOHO效应,“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一个城市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SOHO的出现改变了传统办公模式。“基本上在北京移动互联网的大企业都集中在望京城SOHO。SOHO中国总裁潘石屹的话语中透露着骄傲。

望京SOHO共有3幢建筑,总建筑面积为52万平米。其中一栋是写字楼,另外两幢是住宅。现在,这两块地已经全部出租了。潘石贬称自己的房子“太差了!”“我想租出去。”潘石调侃道。“SOHO中国各地办公楼中,望京SOHO最具代表性,规模非常大,建成后许多人都很发愁,不是北京繁华路段,是五环边,能否租到?但我们可能一年之内,这个50多万平米都租了下来。”潘石屹表示。

据有关资料统计,在刚刚投运之初,望京SOHO塔三互联网企业占比高达65%,全望京SOHO互联网企业占比均值亦为65%。2015年,在北京上市的融资企业中,望京汽车城项目共获得13家公司的投资,累计融资总额达44.89亿元;而对于望京而言,”互联网+金融”成为其发展的一个重点方向。目前,望京已经拥有互联网平台、金融租赁和金融服务等多个领域。其中,金融租赁行业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这些企业中,占据最大比重的是以融资为主业的企业,其累计融资金额最高的也不过占到总融资金额的三分之一左右,而在这些企业当中,以融资为目的建设的项目最多只有望都SOHO一个,其余的则仅有4席。

在北京望京SOHO的三栋楼当中,SOHO中国是最多的一个,也是最成功的一个,它拥有自己的品牌和自有物业。由于租金较低,SOHO中国自成立以来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项目,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北京乃至全国知名的写字楼品牌之一。但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这个目标也随之改变。SOHO中国在2015年启动第二次变革,引入短租共享办公空间SOHO 3Q.望京SOHO塔三共有3层建筑在这里使用。

方崔永杰曾经是SOHO 3Q租户,前后在这里工作超过八个月,2月下旬刚刚走人,“当初内部多为互联网公司。随着互联网投资泡沫的破灭,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进入的公司大部分都体验到融资或获得了一些收益,由于租金不菲。他说,“我也是刚搬过来的,主要原因就是房租比较贵。”“我们现在的租住条件都不错。”方崔永告诉《经济》记者。租金贵还是便宜?他对租金成本进行了核算,若是小型团队办公的话,到SOHO 3Q去租比较合算,“如果到望京SOHO塔1和塔2去租个小型独立办公室的话,每个月最少也要3万左右, SOHO 3Q按照工位一周1000-1300元,按照目前的优惠政策也可以打六折”。

《中国合伙人》中最烈的吵架戏份是望京SOHO中。这里曾经是一个商业高地,也曾被称为“北京CBD”.然而,随着北京城市功能和人口结构的调整,SOHO已逐渐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么,它究竟如何发展?三栋塔楼中上演了多少真正的伙伴戏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