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转向电动化的阻碍,不是钱的事

巨人掉头向全面纯电进军

图片[1]_奔驰转向电动化的阻碍,不是钱的事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编者按:本文章来源于微信号“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作者:郭怀毅主编:王静仪创业邦授权复制头图由图虫创意提供。

新能源汽车时代汹涌澎湃,昔日汽车发明者奔驰奋起直追。

1866年德国人卡尔·弗里德里希·本茨制造了世界上第一辆汽车——豪华品牌奔驰从此声名鹊起。

2个世纪后的今天,“我们只有1个方向,电动化。”“如果不能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就不可能生存下去!”这是梅赛德斯-奔驰公司CEO兼首席执行官梅塞施泰德在今年6月举行的德国法兰克福车展上发出的警告。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股份公司(FRA:MBG,以下简称“奔驰”)董事康林松(Ola K.lenius)再一次对外传达电动化转型决心。

财报数据显示,奔驰在华销量持续下滑。

另一方面,为应对纯电汽车的快速迭代,奔驰也开始了从燃油车时代的传统战略向“油改电’全面纯电”转变的探索之路。

作为奔驰第一大单一市场和世界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新能源市场是否能有所突破将影响奔驰转型是否成功。

电动车型初战劣势

新冠疫情,芯片短缺等问题,给奔驰销量造成重创。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奔驰汽车危机事件”是个缩影。在这一过程中,奔驰经历了从辉煌到衰败再走向复苏的发展历程。但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2021年奔驰全球销量达到240万,比去年同期下滑了一波,世界豪车销冠宝座被宝马剥夺。

图片[2]_奔驰转向电动化的阻碍,不是钱的事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图1为公开资料整理

奔驰并不在乎。奔驰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超过100万辆车的汽车品牌。但它并不满足于现有的成绩,而是要继续向更高目标前进。奔驰在中国市场持续发力。康林松2020说:对于奔驰来说,关键不在于销量和名次。奔驰正在积极推进碳减排目标,”碳排放零排放”是其实现”碳减排”目标的关键举措之一,也是其实现”碳中和”战略下电动化转型的基础。

在电动化转型方面,奔驰计划到2019年在未来几年内打造超过100款电动车型阵容。结构复杂、性能强劲的车型将成为市场主流。

作为奔驰新推出的纯电系列车型, EQ系列第一款车型EQC自2019年推出以来,市场表现差强人意,与奔驰对传统燃油车市场显示出的统治力形成较大落差。

奔驰EQ系列现在一共有EQA, EQB, EQC, EQS 4款产品,以36.58万的最低价格起步,2021年度在全球范围内的总销量仅为4.89万,这一成绩不仅落后特斯拉(NASDAQ:TSLA)93.6万,就连特斯拉(NYSE:NIO, 09866, HK)9.1万也没有。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奔驰集团拥有众多着名汽车品牌和产品。其中包括宝马和奥迪两大巨头以及劳斯莱斯、法拉利等知名奢侈品牌。其旗下各大车型均具有极强的竞争力。

据乘联会统计,2021款主力奔驰EQC仅有6098台在中国上市,连单台销量都不如。

图片[3]_奔驰转向电动化的阻碍,不是钱的事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图1为交强险的上险量,图1为颜斌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陈士华告诉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许多传统车企生产的纯电车型都是从传统燃油车平台转型而来的,我们通常称之为油改电。它与纯电平台生产的产品不同,油改电将缺乏竞争力,因此,还需要一个新的纯电平台”。

正当EQ系列打不开销路的时候,国内奔驰销售基本盘——燃油车市场敲响了警钟。

乘联会数据显示,随着国产特斯拉Model3于2020年底上市,奔驰C级销量增速放缓,当年同比下降了约3.8%。这使得人们对Model3产生怀疑:如果真的像媒体所说那样,Model3是中国市场上唯一一款真正意义上的“量产”车型的话,那么它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2021年Model 3的销量增长与国产Model Y的陆续交付使得奔驰在中国的C级, E级, GLC这3款主力车型均同步下滑,降幅分别达到了-14.m,-17.m水平。

交强险上险数据显示,崔东树开着奔驰的豪华SUV市场时,月收入超过了40万元,但他并没有购买奔驰GLC,而是购买了特斯拉的Model Y。

2021年奔驰GLC最畅销的5个城市中,上海,北京,深圳,成都,杭州等地奔驰GLC总销量集体下降,降幅分别达到了-23,-19,-27,-22,-11。在这5个城市中,除了广州和武汉外,其他4个城市都有不同程度下降,且降幅均超过30%。虽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据对比,但是对于市场而言已经非常不乐观。奔驰C级和E级销量也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EQ系列是全球销量最高的燃油车车型之一,但它并没有像特斯拉一样成为市场的宠儿,而是被奔驰所抛弃。2020年初,奔驰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完成所有车型电气化进程,其中包括纯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PHEV),并推出一系列新技术、新工艺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

这无疑为奔驰全力进行战略转型提供了足够资金。

巨人掉头向全面纯电进军

“不管是在中国市场,还是放眼世界,大家都注意到了消费者正以超乎想象的方式抛弃内燃机车型而选择插电混动,甚至是跳过插电混动而直接选用纯电。”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之一,梅赛德斯-奔驰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赫伯罗特·梅赛德斯近日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电动化已经成为未来汽车产业发展的主流趋势。奔驰董事会董事兼主管销售和营销的贝思格4月13日向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透露:“在梅赛德斯-奔驰看来,我们实现”全面电动”的道路是很明确的,那就是大力推行纯电车型

从贝思格的话不难看出奔驰已把纯电车型作为了今后的方向。作为全球领先的汽车制造商,奔驰一直以打造世界级豪华汽车品牌而着称,其旗下的E级,B级家轿等产品均拥有极高知名度和美誉度。近年来,EQ系列也得到了快速发展。

多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奔驰要把EQ系列打造成为豪华纯电品牌不仅要有宏观战略还要有突破性的产品出来,这是因为消费者只有透过产品才能够理解一个公司,奔驰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纯电市场上做到反败为胜。

在位于欧亚大陆另一端的现场,奔驰带来了其旗下最新车型——VISIONEEQXX,并首次实现了单次充电上千公里。

在这次测试中,VISIONE.XX以最快速度跑到了德国北部城市辛德芬根约140公里/小时的高速巡航,最高时速达到了87.4公里/h;而在同样条件下,它的平均时速却比法国工程师卡西斯的1008公里快15%左右。从这一数据可以看出,这款纯电动量产车型在续航里程上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准。不过,这也是全球范围内首次实现一次充电行驶超过1500公里。

VISION EQXX不仅仅是一辆仅供展示用的概念车。“2025年VISION EQXX概念车所携带的技术几乎都会投入量产。奔驰公司总裁兼CEO施瓦布这样评价未来的汽车。他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透露,“我们将以全新姿态出现在大众面前。奔驰董事兼首席技术官薛夫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负责开发与购买。

燃油车时代奔驰将把新技术先运用到S级轿车中,而后逐渐下探低级别车系。

不过薛夫铭说:“现在创新与科技发展速度都这么快了,不等新一代S级出现就把最前沿的科技用在上面。不管是哪一级别的机型,只要开发出来的都是最前沿的科技,都会不断地提升自己的产品。

“全面电动”策略下,”S级优先“这一传统策略已经结束,”油改电”这一过渡路线也将淡出历史舞台,今后,奔驰的重心将放在纯电优先这一崭新平台上。

按照计划,梅赛德斯-奔驰将于2022-2030年间对纯电动车型进行400多亿欧元的投入,其品牌全部电动。

梅赛德斯-奔驰大尺寸纯电动车型架构与电力驱动发展副总裁克里斯托夫斯塔津斯基认为,未来全新发布的所有平台均会成为电动车的优先选择,例如下一步将要发布的专门为紧凑和中型车打造的梅赛德斯奔驰模块化架构平台虽然仍然拥有燃油车产能,但它在研发之初就秉承电动车先行的理念。

而在“油改电”和全面纯电之后,奔驰又推出了全新的纯电平台;但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更多与之相关的技术突破和产品创新。而与奔驰老冤家宝马即将在2025年发布的Neue Klasse架构,则被外界视为同类平台。

针对两大传统豪门缘何会选择这条道路,奥纬咨询总监合伙人张君毅在接受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动车销量终究还是很小,若仅发展电动车平台对部分传统车企来说得不偿失,因此考虑纯电与燃油可以扩大平台利用率又能分摊成本,另外不能简单地认为这一做法就是”油改电”的复制,两者截然不同,但这一折衷办法是否效果最好还有待市场考验,要不要暂时折衷处理三电费用问题呢?”

当心供应链成为阿喀琉斯之踵

2021年中国是奔驰连续第7年进入单一第一市场。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庞大的汽车消费市场,成为奔驰在海外布局中最具增长潜力的区域之一。

这两个“最大”都会给进入中国市场的奔驰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作为全球领先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奔驰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推动智能互联和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在中国市场上,奔驰正加速向电动化转型。

同时也是奔驰进军中国北京,上海双重研发中心时代的象征。

针对这一布局,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资深执行副总裁兼研发、平台管理和供应商管理总监安尔翰(Hans Georg Engle)博士教授说:“就上海与北京的研发团队划分而言,北京仍然是我们在中国研发的核心场所,上海研发中心将专注于智能互联与自动驾驶等硬件与软件的研发与测试,这一研发布局体现了不小的灵活性并进一步提升了研发效率”。

在“全面电动”转型战略下,无论从产品和研发上,奔驰均对中国市场进行了周密的布局。作为全球领先的豪华汽车制造商之一,奔驰在国内拥有庞大且完善的整车供应网络和零部件供应商体系。而对于奔驰来说,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潜在消费市场。在此背景下。但是,供应链越来越像奔驰中国阿喀琉斯之踵。

“在从功能转向智能电动汽车转变的过程中,传统车企的改造不是一个只靠投入智能电动车就能解决问题的问题,而是包含生产、研发、制造、销售、供应链乃至整个公司架构的全方位转型。其中,企业架构是一个基础;作为智能交通领域的领导者,比亚迪汽车股份有限公司CEO王传福日前接受了《商用汽车新闻》记者的采访。他认为,供应链转型是未来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罗兰贝格的全球资深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兼财经汽车总经理郑赟告诉大家,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

而中国转型时期奔驰所遭遇的是供应链这一根基。“如果没有好的策略,我们很可能就会被淘汰掉。”一位曾在美国工作多年、对奔驰有着深厚感情的企业家如是说。但他也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太大改变。北京奔驰一人士向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透露:“目前生产规划可谓内忧外患。内忧源于上海疫情造成供应链中断;外患源于国际局势改变,不少空运航线不畅和核心零部件(含部分芯片)供应出现问题。”

应该说上海疫情以及国际局势变化所带来的供应链紧张的确是整个行业共同面对的一个难题,但是国产化率比较低却是奔驰亟待解决的一个实际难题。

华泰证券发布研报称,2018款奔驰国内国产化率最高。但如果要让奔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品牌,就需要从零部件开始抓起。奔驰汽车在华供应商有哪些?这些供应商又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近日,记者采访了相关企业负责人。前述北奔人士告诉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现在,奔驰部分国产零部件还并非全部国产,都是通过装配进口件来制造,因此实际国产化率未必能达到如此水平。”

关于奔驰当前国产化率问题,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已经求证奔驰,但是截至发稿时尚未接到任何资料。

乘联会秘书崔东树告诉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现在国内主流合资品牌汽车零部件国产化率都处于刚起步到起步的阶段,奔驰和宝马等豪华品牌则处于起步到起步的水平。”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特斯拉的第一款国产车Model 3于2020年1月份正式下线。2月,中国最大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深圳比亚迪投资建设的纯电动车项目正式投产。5月初,特斯拉宣布已与上汽依维柯红岩合作建立一家合资企业,计划于2019年底建成量产生产线。

陈士华则认为,现在国内的零部件巨头都在向国外转移,而中国的国产零部件还处于落后状态。

前述北奔人士告诉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记者,过去三月份北京奔驰曾经短暂停产,现在生产班次由之前每工作日2班缩减为1班。但从今年1月份起,随着新车陆续投放到市场中,北京奔驰将迎来全面恢复生产的良好契机。这意味着北京奔驰的零部件供应有望进一步得到改善;同时也为其后续发展奠定基础。

应该注意到宝马的中国制造似乎并未受类似影响。2019年,华晨宝马的销量增长了20%,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不过,随着未来中国市场对高端车型需求的增加和产能的扩大,华晨宝马在华的市场占有率可能会有所下降。

就宝马的做法而言,尽管加强供应链管理还可以弥补国产化率比较低的缺陷。宝马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张君毅日前表示:“中国市场是全球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中国市场对于宝马来说至关重要。”他说,“我们希望通过本土化来提高市场占有率和竞争力。张君毅说过,如果一个企业只做自己熟悉的业务,而不去寻找其他的本地供应商,那么这个企业将很难在竞争中获胜,“各个国家之间的市场都在破碎,那就更需本地化的供应商,不然就不能满足当地的需求;

英国前总理丘吉尔有句名言,绝不要浪费危机。在全球经济不景气背景下,中国汽车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作为国内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宝马集团(BMW)近年来开始关注供应链问题,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提升竞争力。

本文章由专栏作者许可创业邦出版,版权所有。本刊已许可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等以数字化方式复制、汇编、发行、信息网络传播此文。未经许可,本网站及其数据库产品、网络技术服务和其他形式的作品,均视为无效。本文为作者个人意见,并不能代表创业邦的立场,如有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更多问题可与editor@cyzone.cn联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