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 硅谷科技圈发生了这五大变化

图片[1]_过去一年 硅谷科技圈发生了这五大变化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刚过的2015对硅谷而言正是繁华与平淡兼而有之的年份、热闹的是无数新奇概念,创业点子还在持续发酵中,其中不乏一些颠覆传统思维方式的创新;平淡则体现为,在这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里,硅谷的年轻人依旧保持着他们对未来的激情和梦想。这就是硅谷的活力所在。创业的激情还很炽烈,但是繁华之后,在座的人却发现生活还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当代“智能生活”绝大多数还是靠那些“科技巨头”们来提供:开机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仍然是微软Windows或是苹果Mac OS;您的智能手机仍然是iPhone或是安卓手机;您上网购物时仍然要到亚马逊、跟亲朋好友接触沟通、仍然要使用Facebook或他们提供的其它社交服务;也许,在座的人生活中改变最大的就是Uber、Airbnb提供的旅行、住宿选择;不过,他们同样成立六年多,估值过亿。

虽然硅谷中号称“改变世界”的创业公司数不胜数,可惜世界并没变,起码到2015年硅谷地区并没怎么变,但是也许这才是硅谷最正常的现象,每一天都会产生数不清的企业,死掉数不清的企业,2015年任何巨头都不会被推翻,他们反而会越来越厉害,而且创业风险仍然很大,而今年的几个案例又一次证明:就算进“独角兽”俱乐部,那也不是保险。

不过也别再感到失望了,只要有心去看,那里依然源源不断地有一些东西激发着人们的兴奋感与新鲜感:马路上不时缓缓驶来的外形怪异的谷歌(微博)无人车,每每吸引着人们的侧目,而在店里结帐时,更有人选择了直接使用手机付款,同时也能享受许多初创公司经营业务的“好处“:比如免费送外卖,免费送快递等等。

继去年“过热”之后,硅谷正逐步回到“新常态”.毫无疑问,硅谷仍然是”创业圣地”,拥有最佳资源和优秀人才,但是不要幻想着改变世界一蹴而就。

在硅谷地区,“独角兽”无疑成为最引人瞩目的焦点,成为无数人心目中成功的典范与赶超的目标。但是,在中国大陆,情况却恰恰相反,几乎没有一家创业企业能获得“独角兽”称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答案很简单——缺少资本市场的支持。“独角兽”这个概念最初是由一个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提出来的,“独角兽俱乐部”的成员至少其商业可行性是已经得到了众多专业投资机构认可的。

像Uber, Airbnb这样估值超过100亿的“超级独角兽”,已与估值超过10亿的其他初创公司拉开距离,成为最受投资者热捧,最广为人知的成功创业企业。

堪称同为“独角兽”, 2015年的情况却是另一番景象,用冰火两重天形容都不为过, Uber, Airbnb这样的第一集团当年规模越来越大,但是就像是估值接近100亿的Theranos最近被怀疑出轨, Zenefits当年没能实现业绩目标且45亿估值危在旦夕, Evernote今年又经历了倒闭办公室,裁员,高管离职等等风波,是否还能继续留在所谓“独角兽”俱乐部就有待商榷了,毕竟上轮融资时间已是2014-03。

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托马斯·W·法利(Thomas·W·Farley)最近就初创公司的上市问题发表了看法,他指出有必要对Uber, Airbnb这样一些资金实力与业务规模都已远远不属于传统意义上初创公司的范畴。

除去第一集团超过百亿美元的估值和游走于“独角兽俱乐部”边缘的创业企业,真正“靠得住”,前景可预期的创业企业还为数不多,从中不难看出创业企业风险巨大这一特点并未发生根本变化,即使已进入“独角兽俱乐部”行列的会员一旦市场环境变化,业绩无法实现目标时,仍有随时遭遇失败乃至全部重归为0的危险。

上市期加长

2015年硅谷创投环境整体持续火爆,创业项目火爆、资金雄厚又衍生出一个显著特点:初创公司挂牌时间大幅延后。

据CB Insights统计,其所追踪的190家科技初创型公司向风投等投资方共募集到250亿元人民币,这一金额明显高于今年挂牌科技公司向公开市场募集到的合计94亿元资金额。这表明,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资本市场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热潮——越来越多的科技企业选择通过公开融资来募集资金,而不是通过风险投资机构获得资金支持。

市场报告显示,今年全球科技公司IPO数量将与2008年金融危机前一年持平。

创业公司也不愁钱,特别是备受追捧、估值超10亿元的“独角兽”,更不愁钱,投资人竞相抢优质项目成为新常态。

但同时还有一个问题渐渐浮现出来,那就是早期投资者要退出了,只有通过投企业才能上市或者并购,而对一些估值本来就很高的初创公司而言,并购是不切实际的,所以只有上市这条路可走了,有人分析说明年可能又是科技公司的上市“大年”,起码像Uber和Airbnb这样价值几百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明年上市基本就不再是悬念了。

维持非上市的优势有不需要透露信息、可以关注企业的长期发展等等,但是对一些初创企业而言,并不是维持非上市性质就越长期越有利,而Square(移动支付解决方案企业)的推出就是一个很形象的例子:因为早期估值太高,上市前夕Square被迫把上市发行价下调到了之前发行价范围的最低位,以此来衡量,它的市值比上次融资中估值折价更接近高。

对于非公开市场发行的股票而言,目前很多初创公司都面临着“虚高”的问题,而富达基金对这些初创公司的投资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初创公司往往是一块“遮羞布’,在二级市场上,由于缺乏足够的公开信息和流动性,很难进行自由交易,因此他们的内在价值无法通过市场价格体现出来。但是,对于很多初创企业来说,上市是他们最重要的选择之一。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呢?首先要明确目标公司的基本情况。其次要确定投资对象。其中之一就是Dropbox.该公司在2014年1月完成上一轮融资时估值达到了10亿美元。而另一家在这一年挂牌的云存储公司Box现在市值只有17.3亿美元。若对二者进行简单对比并按同样市售率计算的话, DropboX的价值或只有3亿美元。

巨头们越来越厉害了

相较于初创公司处境迥异,2015年对众多巨头型科技公司来说可谓稳中求胜,规模进一步壮大,行业地位进一步提升,苹果,微软,谷歌, Facebook等公司市值都连创历史新高,各自领域领先优势还在持续扩张,市场地位仍然坚不可摧。

居安思危、积极求变,“不安全感”让苹果在智能手机市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而今年,苹果手表和可穿戴设备领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尤其是苹果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表现尤为突出。传统软件巨头微软今年对外表现出更坚定的进军硬件领域决心,它所发布的高端二合一笔记本电脑Surface Book和最新款Surface Pro甚至为笔记本研发和生产行业建立起标杆并引领新一代笔记本研发和设计理念。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普及,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智能终端正在迅速崛起,智能手机正成为人们生活方式及工作习惯变化的风向标。而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更新,移动互联时代已然来临。而作为“社交之王”的Facebook,也开始向虚拟现实、无人机等领域进军,未来的竞争将会更加多元化,这一切都为Facebook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2015年的大佬们都不会倒,反而会越来越厉害。

走进中国

2015年硅谷地区的又一热门话题就是有关商业进入中国的问题。今年,谷歌与Facebook即将进入中国的新闻层出不穷,虽然外界尚无确凿证据,但是两大巨头近期在中国的业务发展应该并非始料未及,有意思的是两大巨头对这一问题的态度回应却截然不同,谷歌一直低调行事,创始人也不愿就此发表过多言论,只是由其特定业务部门推动,现在最确凿证据就是谷歌商店会首先进军中国。从这一消息可以看出,”谷歌计划入华”已经成为当下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而中国对于美国企业来说也意味着巨大的机会。而Facebook,它的缔造者扎克伯格曾多次来到中国,不管是在西雅图中美互联网峰会上以中文和习近平主席直接对话还是几次到清华大学以中文发表演讲时,他都很大程度地表示出Facebook希望进入中国发展业务的积极态度,但是至少现在Facebook进入中国并无确凿无疑的信息。

对两大“超级独角兽”Uber与Airbnb来说,前者已先人一步进军中国市场,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市场位置,然而面对滴滴快本土有力竞争者, Uber国内生活并不宽裕,靠补贴来保持市场份额是否能长期坚持,将来是否能留住用户都有一个大问号, Airbna今年还清晰地传递出欲进入中国的强烈讯息,借助红杉与宽带资本, Airbn希望借助两大”领航者”,把Airbn业务拓展到更大范围。

对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在中国市场上无疑都存在着巨大和丰富的机遇,然而无数前辈的经历也证明,“水土不服”这一难题至今还未得到太好解决,已进入中国市场2年之久的Linkedin所摸索出的一套宣传两个产品、开展“本地化”经营的理念,现在看来并未取得太好效果。

除市场环境差异外,从硅谷进入中国经营业务的企业也必然会遇到一些有关政策和法规问题、

未来智能穿戴设备的风口即将到来

2015年初,曾经炒得沸沸扬扬的智能硬件概念被广泛认为是继智能手机时代之后的又一轮“风口”.像英特尔,高通,苹果,谷歌这样的巨头以及无数规模庞大的智能硬件创业公司似乎整个行业正在积极地推进这一领域的建设,但是时隔一年之后,备受期待的“风口”却没有出现,这一领域仍然不冷不热,而在苹果推出Apple Watch之后,尽管一段时间以来引领了一波智能可穿戴设备热潮,但是苹果迄今尚未宣布其手表销售情况,这也许体现了销售情况未必与预期相符。

可穿戴设备的发展需要一个统一的平台来支撑,这个平台必须要有统一标准和规范。然而,随着技术和商业模式的成熟,用户需求的不断提升以及产业环境的改变,智能硬件将迎来爆发期。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可穿戴?未来可穿戴会向何处去呢?当前各大厂商正在大力推动自己的生态系统建设,这个体系的构建远远没有完成,另外智能硬件设备在市场上接受度不高也是另外一个主要因素。当前,强大的智能手机已几乎满足了人们每天的各种需求,而智能硬件远远没有达到取代智能手机的程度,充其量也只能成为环绕智能手机生态圈中不可分割的一环。

另外对于用户体验而言,”沉浸感”也会对用户产生影响。虚拟现实技术虽然已经有了近三十年的发展历史,但是真正进入人们视野并被广泛应用于实际生活中的时间还不长。虚拟现实领域也有类似问题,自去年以来,人们对虚拟现实的关注就开始持续升温,微软, Facebook这样的巨头所主导的虚拟现实研发使得这一领域的发展前景可以期待,但是经过2015年才逐渐发现虚拟现实离消费者还太遥远,不管是技术成熟程度还是相关内容丰富程度都还远远达不到投放市场的水准, Facebook,微软虚拟现实或者增强现实设备也只是在开发者大会中出现了几次而已,向外界还只是半公开,另一个可以说是最为神秘莫测的VR公司Magic Leap也不时释放出炫酷的虚拟现实视频,但是除了这些视频之外并不清楚它们现在又有什么发展。

有关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同样面临着来自技术,法律法规和市场接受度多方面的考验,而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对无人车更多地处于观望和好奇的状态,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最近一条“谷歌无人车因为速度太慢而被警方喊停”的消息甚至成为社会新闻或者娱乐新闻,而无人车如果想真正走向市场并走进普通用户家庭可能还遥遥无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