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市,你怎么了?

“愈挫愈勇,永辉超市能凤凰涅槃吗?”

图片[1]_永辉超市,你怎么了?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编者按:文章由创业邦栏目《商业评论》来源,撰稿人考拉为只鹿、《新零售商业评论》特邀评论员、《创业邦》授权重印、题图来源于影片《夜·店》。

说来也巧,在同一时刻发布的两篇报道,一光鲜亮丽,一令人凄凉。

2020年第一季度,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5%,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14.76%。

2021年一季度,永辉超市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9.9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实际净利润同比下降98.51%。在疫情冲击下,生鲜零售行业整体处于低位运行状态,导致企业营收和利润出现大幅亏损。另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线下门店经营情况受到严重挑战。2021年第一季度,虽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永辉超市却连续4个季度出现亏损。

而当初城池为何会渐渐失去?是什么使其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连锁零售商之一?是什么让它从一个年销售额不足2000万元的小企业发展成为现在拥有员工近2万人,总资产达100亿元的大型商业集团。在零售超市群雄并起的大环境中,永辉超市今后的出路何在?

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造成居家隔离大大激发了商超到家业务繁荣,同时给永辉超市创造了异常丰厚的营收。

但随着社区团购的快速发展和竞争的加剧,永辉超市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了利润下滑趋势,尤其是在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同时,公司的整体毛利率也有所下降。

永辉云创(以下简称“永辉超市”)作为新零售业务主体在过去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永辉云创、永辉生活、超级物种、永辉到家等多个品牌先后退出市场。作为一家典型的电商公司,永辉云创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诸多问题:一是发展速度放缓;二是盈利能力下降。如何才能走出困境?本文将对此进行探讨分析。超级物种于2017年提出了“高端超市+冷链”的混合业态发展模式,并在盒马鲜生上进行推广。

超级物种在2017~2019年度净利润分别达到-2.7亿、9.45亿、12.9亿人民币。

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马鲜生在超级物种中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地位:拥有强大的大数据和物流等方面的技术优势,但却没有像一些高端超市那样具有鲜明的自身特色;

价格方面也没有什么优势。但在北京。一家盒马鲜生却创造了惊人业绩:每天销售额突破千万!它的成功之道何在?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王涛。六七十元就能买到一份不错的餐食,但面对如此庞大的消费群体,“不便宜”是它的标签——和牛、海鲜、山珍海味等。

永辉在重庆、深圳等地进行了多次业态调整后,超级物种的核心业务仍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这也是其未来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同时也让人们对永辉在超市中的定位产生质疑。

永辉云创在2016年、2017年的亏损额分别为1.16亿、2.67亿。2018年初,公司在年报中披露了净利润为负值的情况。此后,公司连续两年出现巨额亏损。

不完全统计显示,永辉云创在2016~2019年度亏损高达26.5亿,给永辉超市业绩造成极大拖累。

随着超级物种, mini店的萎缩和落寞,今日永辉云创早已经成为明日黄花而难复制荣耀。

永辉云创生意做得不好,消费者没有埋下订单是无法摆脱的原因,但说到底,这与永辉超市声誉不断下降密不可分。

永辉超市在产品质量上存在着诸多问题,严重影响了顾客的购物体验。

吃了检测到氧氟沙星后,会导致头昏,头痛,睡眠不好和胃肠道刺激。

图片[2]_永辉超市,你怎么了?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生鲜平台虽然不是食品生产者,但是作为销售者仍有义不容辞之责。

匪夷所思,在负面新闻面前,永辉超市并未在第一时间道歉,董秘却回应:“不能全部货物被检出。我们一天自测了3000多批,这一次就有15批货物不过关。您说有多少货?”随后又解释:“我认为这不是因为检测结果有问题,而是因为我们对质量控制重视不够,在这个环节上存在疏漏。”“这就是不合格吗?”“怎么能这么做呢?这一答复在一瞬间引起了市场轰动,永辉超市的股价也不断下跌创近两年新低,这也终于迫使永辉超市不得不在一夜之间发文道歉了。

3月16日,在江苏南京,多位消费者通过微信下单购买了”永辉生活App”,并在付款时发现有几万元的现金被扣留,其中有部分现金是购买的贵州茅台酒。“现在,我们无法提现了。”一位消费者说,”因为我在团购网站上购买过茅台,所以我很希望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针对这一情况,被指定取货地点的永辉超市店长并没有做出明确答复,而客服也称该系统已经显示签字。

超市里的专业打假人也被抓到了。

身居对消费者口口相传有极强依赖性的生鲜行业中,声誉下降既不利于永辉超市发掘新顾客,又易将存量顾客拱手让人于激烈竞争环境下。

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在线上举行的年度财报会议中表示:“我们非常抱歉,”他说:“2020年后期,尤其是2021年一季度,受制于后疫情时期的大环境变化,我们在应对,举措,举措上都出现了不足。但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说。

其实永辉超市供应链能力堪称业内第一。生鲜行业的损耗率大致在1~1左右,永辉超市的生鲜损耗率只有1~2左右,远远小于行业的平均水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标杆企业了。而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连锁超市集团之一,其门店数量和员工人数都占到全国所有零售商业网点总数的一半以上。但由于缺乏足够的店面数量和专业的人员培训、有效的店铺管理以及严格的供应链管控等原因,导致其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呈现指数级增长趋势。

面对这些负面新闻,我们不禁要问:作为一个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企业,为何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相比于盲目地增加店面,也许永辉超市更应冷静下来,对自身内部管理进行再审视,提高供应链稳定性,强化员工培训才能赢得众多顾客。

“生鲜乱战”真的能亏是福吗?

超级物种,永辉生活店,永辉mini店,这几年一直重复着同一个故事,那就是砸钱–膨胀–倒闭。

2017~2019年度永辉超市坪效由原1074元平降为1033元平,表明单店客流量并未随开店量同步增长。

作为国内最大的生鲜超市之一,永辉超市一直以来都是以生鲜为主打产品,兼营加工茶品等业务;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与物流网络的快速发展,传统零售模式逐渐被电商所取代。但随着消费者对生鲜产品要求越来越高以及当时的网购流程过于复杂,面对巨大的网购冲击时,永辉超市逐渐被淘汰出局。

社区团购以“线上预定+第二天送达或站点自运”为主要模式,与传统的生鲜电商相比,其前置仓数量少,配送时间短,对消费者影响小;然而由于缺乏完善的物流配送体系和成熟的商业模式,社区团购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问题。首先是配送成本高,其次是物流风险大,最后还是品牌影响力弱。但是,这种补贴策略并不能让社区团购在中低消费人群聚集区域“挖墙脚’,反而会给生鲜电商巨头永辉超市带来不小的损失。

目前国内生鲜行业竞争激烈程度空前加剧,而永辉超市作为唯一一家上市的企业,正处于一种“新常态”下。

生鲜商超产业在经历了短暂繁荣之后,又开始进入了跑马圈地阶段。在这一过程中,”新零售”概念被引入到了人们视野当中,并迅速成为行业热词。但”新零售”真的能够取代传统零售业吗?它能否改变中国市场格局?补贴,砸钱等恶性竞争继续侵蚀各大企业盈利。

2019年5月,盒马鲜生在广州吾悦广场店开业,这是盒马鲜生成立三年来首家门店,也是其在全国范围内开设的第8个门店。据悉,盒马鲜生于2017年底在上海开设第一家分店,之后陆续进入北京、武汉等多个城市,截至2018年底,其已覆盖了全国27个省(直辖市),并计划将门店数量增至100家左右。目前看来,盒马只能在一些门店单店获利,还有较多门店还在亏损。

盒马鲜生继与苏宁、苏鲜生合作后,又与顺丰优选联手,试图从激进扩张转向保守发展。不过,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和消费者购物习惯的改变,传统零售业开始进入转型升级阶段。而传统零售企业的“触网”之路已经开启。线上线下融合已是大势所趋。“以退为进”是行业发展的大趋势。

目前任何生鲜超市都不可能实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IT技术和运营模式是现阶段制约其发展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试错成本高”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阿里曾明确指出,之所以能够接受盒马鲜生出现短期亏损,是因为其电商,金融和云计算核心业务仍保持较快增长。而现在看来,阿里对盒马鲜生会有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期:未来三年盒马鲜生每年都能保持两位数增长;五年后,年销售规模将达到300亿以上。这意味着什么?说穿了就是亏。

所以单纯认为永辉超市亏损是个败笔无疑是失之偏颇的。

生鲜是一个高毛利率行业。但由于其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导致其经营管理难度大。目前我国生鲜企业普遍存在成本过高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仓储损耗过大、运输成本过高等。2017年永辉超市的生鲜毛利率仅有13%左右。生鲜行业是一个高成本、低盈利的行业。在此背景下,传统的以物流为核心的销售与包装相结合的零售模式受到极大挑战。

乐观地思考,尽管永辉云创数年来数次折戟沉沙、历程却留下可圈可点的痕迹。

截止2020年5月底,永辉云创旗下永辉生活App会员数已达3285万,是2018同期的3.9倍。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好转和企业复工复产进程加快,”复商复业”成为当前经济领域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实体门店迎来了新的挑战与机遇。如此庞大的客户基数为永辉到家业务在日后开展精准营销提供了坚实保障。

根据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永辉超市线上销售额已突破百亿规模,达到104.5亿元,同比增长了198%,占公司总营收约10%左右;

线上销售额的快速增长也带动了线上销售渠道的拓展,其中以永辉超市为代表的线上销售平台——永辉生活App表现尤为突出。在生鲜电商领域,传统零售企业纷纷开始尝试新模式,并取得了一定成绩。然而,生鲜电商作为一个新兴业态,仍面临着诸多挑战。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线上流量红利即将消失。未来,如何实现线上线下的协同发展,成为了众多生鲜巨头关注的焦点。

生鲜行业走到现在,起早贪黑的红利早已经分割的所剩无几了,但是各独角兽之间的惨烈争夺却还在继续。如何吸引新用户、留住老用户?如何让消费者爱上你的产品和服务?如何实现盈利?这是当下生鲜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难题呢?我们可以从四个方面着手。巨额补贴、精准营销、业务试水……这些“钱”途无限。

不过,消费者还未到达高度黏性时,关心的不外乎:哪种性价比高?哪种买菜最为方便?哪家价格最低?哪家服务最优?谁家质量好?哪家价格贵……那么,哪家产品最优秀?哪家品牌最有竞争力?哪家价格最亲民?哪家口碑最佳?哪家质量最佳?哪一种质量好?此三问亦留诸各竞争者深思,探求。

本文章由专栏作者许可创业邦出版,版权所有。本文为作者个人意见,并不能代表创业邦的立场,如有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未经本人审阅或证实,均视为同意在本刊刊登,并已许可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等数据库使用。本网站之数位编辑均为着作权人。更多问题可与editor@cyzone.cn联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