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

变成潮水自己

图片[1]_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编者按:本文章由微信号财经无忌(ID:caijwj)、山核桃、创业邦授权复制

一条直线上升的曲线已经显现—2012年为165.6万,2022年为457万。

10年时间,在这“10年成长将近3倍”的曲线中,媒体习惯喜欢贴着明显的“考研热”来描述,自然也容易使人想起盛夏7月的又一次考试—高考。

可实际上考研一般都是在冬天进行,多数考生甚至指望考场上有个空调。

身为457万分子的李悦于2021年12月26日晚5点,踏在最后一刻,完成了最后一科专业课考试——他认为将是他最后一科。

数月后她又一次无缘梦校,但最后她兜了一圈又回到自己耳熟能详的考研书本中,现在她跟研友们一起开了一个考研辅导小机构,兼任班主任,运营社交媒体等多职。

李悦是在2021年6月初收到了江晨从深圳寄来的他所在学校的985录取通知书,EMS上显示:当日,他在“二战成硕,恭喜上岸!

“游”到岸边大半年了,光怪陆离的深圳生活重压之下,现在的他跑到了两个大小不一的考研机构,切换了学生和老师这两个不同身份下的人生格局。

近十多年来考研完全成为热门话题。据统计,全国每年报考研究生人数超过50万人;而在这众多考生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通过各种方式来实现自己理想的。它的火爆不只表现为数字,更多的是它背后的考研生意,让人无法统计和估计。

不管是哪个城市、不管是线上线下、不管是“上岸“还是“不上岸”,这门业务始终都会存在,其擅长揣摩每位考生心理、勇于为每位名师或者上岸学生争抢资源,有人靠这门副业获得财富自由,也有人发现这门业务越做越内卷。

但是不管是谁,在这片江湖上的人会发现焦虑是短暂的,而胜利最终还是要来临。今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因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极不平常的一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更重要的是,这一天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7年纪念日。每年喜报满天飞之时,正是旧年收获之时,也是新年之始。

研究生上学期江晨做了个重大决定。那就是要离开她喜欢的专业——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因为他觉得计算机专业实在太枯燥,而且也不适合现在这个社会对计算机人才的需求。于是,他打算放弃该专业。

学校门禁时间很严,但是江晨要把更多时间都用在马路上—篮球教练,学生家教,考研讲师。

“是要挣钱的。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却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叫陈勇,一位来自江苏常州的年轻人。陈勇从小就对建筑工程感兴趣。毕业后,他进入一家建筑施工企业工作。年仅24岁的本科学生在沿海某三本院校读工程管理专业。考研的欲望来自于一次常规实习,站在喧闹的工地前,面对眼前繁忙的建筑工人们,仿佛一眼就能看清他们的前程。如此偶然的念想,支持着他读完了自己的首次考研——由工程管理跨出建筑,却落选。

也就在这年,教育部公布了研究生扩招计划,即扩大招生18.9万,江晨等不少人都认为这是“上岸”福。

李悦这样认为。

与江晨一起参加当年考试的她应聘上海一所985高校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学生,公共课头一天考下来,感觉形势并不乐观:“英语一太难,根本来不及翻译。”她的英语水平还算不错,但因为平时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成绩总是很不理想。为了提高自己的语言能力,她决定放弃高考。于是,她开始找各种方法来弥补不足。其后果可想而知,连成绩也没检查出来,考试后第二天便抱着自己的简历去找工作。

2年前他们在考研这一场比赛中是输家,但是2年之后他们却纷纷开始考研这一行。

学习建筑的江晨现在同时担任两大考研机构的主讲,一为当地大型连锁机构负责专业课“一对一”,一为师弟师妹们开办的小型机构,人手5个考生。

而李悦在考研期间拉来研友们,白手起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考研辅导公众号”,在三月份最后一天她们的小事业开始启动,看着阅读量在0-2000之间的李悦,抬手直呼:“小小目标get”!

图片[2]_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小红本书考研经验贴

把时光倒回20年,早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互联网还处于萌芽期的时候,像江晨和李悦这样的考研生意就已经酝酿起来了。

北京是一个教育企业发展的处女地。

就是在这个时期,我国考研人数正式超过了数百万人,之后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速度。

虽然如此,相对于巨大的在线教育市场而言,考研生意仍然谈不上火爆。

究其原因,不难理解。

一方面,不同于远涉重洋到纽交所挂牌交易的“好未来们”,当时风头正盛,中小学教育机构风光不在考研这一细分领域。而需求端的高涨则极易受到掩盖和忽视。“考研热”背后有哪些值得关注之处?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呢?考研真的是考试吗?“考研者”真的只需参加笔试就能拿到证书吗?中小学教育尚未实现标准化,”考研”门槛较高,培训周期长等因素制约了其发展空间,而学生自身的个性化需求和熟人社交圈也使得他们更倾向于参加各类考研培训班。

但是不管怎么说,经过高企校园创业者们的努力,一个明确的考研产业链已初步成型。

图片[3]_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图为沙利文的报道

上游来看,教师为主导的教师资源是机构竞相追逐的目标,后期演变过程中会发现机构借助名师效应经由造星运动而产生的荣耀和苍凉。当然,机构对教师资源的争夺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教师本身,教师才是决定教育成败的关键因素,因此,研究机构和教师之间关系的关键在于弄清其背后的权力结构及其运行方式。

考研培训机构、在线教育平台、图书资料出版商和平台服务商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勾连与合作关系:从产业链角度来看,这些企业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能够获得较高的分成收入;

后来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以及各种跨平台通讯工具的普及,“小而美”的模式逐渐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多追求个性化的人群,他们既是考研状元又是名师,同时也是重资产的投资者。

在过去十余年里,每年都会有大量关于考研的热话题出现。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对它寄予厚望。然而,随着2016年6月16日《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工作的意见》出台,考研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把时光拉回到现在,考研江湖又开始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老师”是谁?

每个星期天晚上6点半,江晨都准时来到CCTalk,迎来了5位准备2023年参加考研。

基本信息:本科院校毕业后,江晨进入了这家公司工作,每天都要为客户提供服务,但他并不满足于此,而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这个行业,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模糊画像。

5位同学中,4位同学“一战”, 1位同学”二战”.考虑到多数人和江晨本人的利益,课程安排在周末进行,不超过3个课时。

大部分时间,江晨侃侃而谈。“我喜欢讲自己的故事,也喜欢讲故事。”江晨称自己是一个讲故事者,他说的故事都有很强的故事性和趣味性。他喜欢讲故事给人带来快乐。考研辅导已经有一年多的历史了,”二战”后,她又成立了自己的辅导机构。由学生变为教师,江晨在两个小时公益分享课中开始,逐渐成为该组织的一名新任教师。

周日晚上六点半左右,江晨刚从线下教室回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说:他不知道如何上好课。因为这个班级有一个叫李刚的女生。她的父母都是工程师,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设计师。李刚生了个女儿。

二○一一年,接到招生信息的两个单位同时与江晨取得联系,询问江晨:“是否来带生?”“我觉得好,就来带个孩子吧。”江晨笑道,“我也是带孩子的人,所以愿意为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们都想给你带孩子!

从上课内容上看,无论是大机构还是小机构,都有很大区别;然而,当我们将两者进行对比时却发现,二者有着非常显着的区别:前者是以“人”为中心,而后者则主要强调学生自身;前者关注结果,而后者更注重过程和方法。

在上课的形式上,大机构把时间效率放在第一位。兼职意向书上写着:当天的培训结束后,机构负责人会给每位学员发一份符合本单位基本标准的PPT,要求他们“只要遵守底线就行了。然而,这个标准却让他感到很困惑——到底什么叫“底线”呢?为什么要制定这样一个标准?这又意味着什么?“底线”到底指哪些内容呢?怎么界定呢?这一标准过于含糊,所涉内容均为江晨所理解的基本准则,该机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也曾对其表示,一课学时为30节,每学时为2-3节。

“由于缺乏专业化的培训,经常是30堂课我就完全上不好一课了。”这是我校高一年级物理教学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由于教师在备课时只注重教材本身和教法上的研究,而忽视了对教学内容进行深度挖掘,从而导致学生学习兴趣不高。严重影响教学质量。所以,江晨只能够所是尽可能地对内容进行压缩,用大纲的方式供同学们自学和补充。

到大机构当教师更是围绕着费用精打细算。江晨这一类兼职老师,自己也是费用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在大机构做老师,除了要考虑如何提高专业能力以外,还要思考怎么降低成本。“现在做研究生就像做项目一样,’钱从哪儿来’?”江晨说。“钱来自哪里?“各大机构搞考研比较像搞项目,都把费用放在第一位,因此将各高校专业课外包。”

外包以降本增效为宗旨,老的线下考研机构靠线下做生意,规模扩大时成本投入逐年增加。

以文都教育为例,2014-2016年其营业收入由4000.1万元增长到3.91亿元,净利润由302.8万元增长到1142.9万元,但是成本却随之暴涨,文都财报营业成本由3585.91万元增长到3.71万元。

图片[4]_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相对于“效率至上”的大机构而言,小机构更具有灵活性和精细。江晨的这个小辅导机构由学院里的师兄师姐们创办,所以灵活度比较大。江晨说:“我在大学时就喜欢上了这个行业,所以毕业后也一直从事这方面工作。”“你觉得自己适合做什么呢?“(小机构】不会一开始不让我去做中长期讲师,而是先有我安排一两节课。

对这一灵活性经历,刚从今年考研走到尽头的刘月同样有深刻体会。刘月出生于湖北武汉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喜欢读书。大学期间,刘月参加了一家公司组织的志愿者活动。活动中,刘月结识了一个名叫“小红书”的公益项目负责人。她报了个非全研究生,入学那天她在小红书上写了一段经历,马上有单位上门询问是否愿意用分享经历方式进行公益讲座。

“一个经验贴需要稿费;一个讲座需要二三百元;我感觉收入还是很不错的”。

另一方面,相对于大型机构“放养式”训练,小型机构训练机制更细腻。

“师兄师姐都要给大家提出一些特定的要求,要讲明白什么要注意、什么要考点。资历较深的讲师要给新学员进行一次全面的训练,训练包括考点、大纲的掌握,还要掌握一些讲课的方式和时机。”

隐藏于这精细化和灵活性之下的实际上就是小型机构更定制化考研服务。

江晨教授的手绘设计课程,针对小机构的特点,采用了“车轮大战”的方式进行滚动式教学,让学员们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掌握各种技能。

即不同学生可以听不同教师的讲课,而不同教师又可以同时对着不同学生。

相对于大机构标准化而言,这类模式一方面满足学生兼职时流动性强的特点,但实际上在师生不间断匹配的帮助下,做出更恰当的双向选择。

同学们体验了不同组别讲师授课会后,心里都有了授课老师候选人,并在接下来的课程里不断挑选自己心中理想的教师。

图片[1]_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江晨曾经见过不少教师手底下都是十几名学生,而一些教师却常常是零零碎碎。而他却觉得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教师。“我认为每个人都需要被关注,被理解,被尊重。”“我不是一个好老师。”“那你为什么还要做一名好老师呢?“有的教师被边缘化以后,实际上是自愿出走的。”

残酷直接竞争过后,因人员流动性大、小机构不稳定等问题也逐渐显现,学生资源会进一步控制在头部老师手中,而能力欠强或者无法适应的教师会逐渐边缘化。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生存游戏——为了让更多的考研学生能在这场“老师们”之间的较量中获胜,除了要遵守一定的游戏规则外,还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他们,这其中就包括了那些来自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师兄师姐。

江晨在这个小机构里的创业团队是我们学校的师哥师姐们,现在大部分人已经拥有了一份稳定的职业。“那不过是她们的副业而已,底层是我们刚上任不久的新老师!”在学校里做兼职教师是江晨最喜欢做的职业之一。但对于“兼职”,他却有着独特的理解。“我觉得做一个好的兼职老师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江晨为自己算了笔帐,大半年的时间里他的收入可能在2万多元。

江晨和李悦都是摸黑探索的人。

创业之源,只在填补空虚。而不是为了赚钱。创业的目的是实现自我价值,为自己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李悦开了一家名为小红书的微信小程序。这个平台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3万。一群爱好读书的研友聚集在一起,李悦也加入其中,”我喜欢阅读””书”’和”’书>”书>>’书”,我喜欢看””书单””,我更喜欢看”;我喜欢分享””我是”’书<‘书<‘……”—————作者李悦,一个爱读书的女孩。

不过在变现方面,李悦认为为时未晚,团队现在已经开课带读29.9美元,但是收效甚微。

“暂且给爱情发电,终究是想请教的人多。”

“为爱发电”—这是刚入行的年轻人提起这一兼职工作就无法摆脱的关键词。在他们看来,这份工作既可以帮助自己获得成就感和幸福感,又能让别人感受到被人关注和关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仅收获了一份生活,还实现着自我价值的最大化。从社会学意义上讲,它指的是人们为了满足某种特定目的,通过一定的方式和途径,将自己所拥有的知识、技能、经验等转化为相应的工作形态,从而形成稳定的职业群体。

学者南希·贝姆(Nancy Baym)早于2015年就在其研究粉丝文化时提出“关系劳动”的概念,她认为音乐人和听众或者粉丝之间保持着“不断地沟通“,可以创造出工作上的利益,其中粉丝与其说是音乐商品消费者,不如说是音乐人的亲友。

江晨和李悦都是典型的考研学子,“关系劳动”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而这一过程中,他们的工作经历和生活状态都给我们带来了诸多思考。江晨出生于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对他要求严格,从小就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江晨在传授基础知识之余,感觉多是进行了一次又一次心理辅导。

图片[6]_谁制造了百亿考研生意?_九洲易运_专业的综合物流竞价平台

“由于我参加了二战,所以我比较了解考研人的心理状态,会从自身角度出发,想方设法给考研人进行心理疏导与咨询。”

这些心灵的价值反馈对于他而言特别重要,它能使他获得“一份安慰和成就感”。

江晨到现在还记得当初考研的时候,旁边坐着的女生,那时候两个人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同一门专业,约好了一起去登陆。在她的眼里,这个男孩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江晨读大二,她的成绩一直不错。她的梦想就是考上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她选择去南方工作。可是姑娘考了3次,进入复试3次,老是差一点儿、再差一点儿。

““你说她怎么老是差那么一点点运气?

纷繁复杂考研江湖中,愈发机敏考生

结果发现,相比于机构那些纠结于赚钱和感情的兼职老师,这个江湖上出现了更多变数。

2021年年初,有一家名为“新文道文化”的公司宣布拆分其原有的组织架构,其中包括了文都名师何凯文、汤家凤及蒋中挺等人。

名师,这个词曾经是各大考研机构的标签。2016年7月28日,“文都考研”宣布正式更名为“文都教育集团”.从2014年底成立至今,文都已经走过6个年头。

其中谁去谁留已经成为了台面的回答。

考研生意已经形成了百亿规模据易观预计,在未来几年内,我国考研培训市场将以每年12%左右的速度递增,且行业发展呈现明显的年复合增长率和较快的年平均增速,同时行业内部竞争激烈程度呈逐年下降趋势,行业整体的成长性较好,但仍存在一定的分散性。

去年7月初,好未来正式推出了以成人教育为特色的“轻舟”品牌——考研帮、考满分和轻舟留学等三个子品牌,分别服务于考研、语培和留学三大领域。

“轻舟”这个比喻很有特色,取李白诗句:“两岸猿声唤不回,轻舟已过万重山”,隐含了美好前途押在考研生意上的雄心。

好未来集团常务副总裁万怡挺透露,有这么一组信息。

在他看来,“轻舟”是解决考研问题最好的办法,而“万重山’则能产生巨大的平台效应。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一批专业技术过硬的人才支撑。然而,如今,考研大军中却出现了另一个群体——“半路出家”的学子们。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和城市家庭。越来越多深陷“考研”围城中,历经二战、三战乃至四战之苦的人们正在变得更加机敏挑剔。

李悦就感觉到了这样的改变。她说,考研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但考研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对于那些即将毕业的学生来说,考研是一件非常严肃且复杂的事情。新考研学子们将甄别她所给资料,哪怕是疑问。一次写热点,她因借用另一个公众号上的一些推文而被一些学员看得眼疾手快。

她说:“以前考研打得是信息战,现在可能会是更有价值的话题。

但是这一横跨二十多年的事业毕竟是以“人”为中心的事业。

何谓“人”之事业?

就是还牢固的学历社会世俗标准;就是每个考研学子焦虑不安的消费心理;就是某单位晒出来的喜报清单;就是一块块响亮的名师金字招牌……

在一定意义上说,不管是老牌机构、小型机构、学生和创业者都置身其中,在这考研热潮里既有被推在最前头的,又有潮水自己。

本文章由专栏作者许可创业邦出版,版权所有。本刊已许可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等以数字化方式复制、汇编、发行、信息网络传播此文。未经许可,本网站及其数据库产品、网络技术服务和其他形式的作品,均视为无效。本文为作者个人意见,并不能代表创业邦的立场,如有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更多问题可与editor@cyzone.cn联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