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将松绑 快狗闯港股,同城货运战火重燃?

对滴滴来说,过去的2022年可谓是举步维艰的一年。股权暴跌,大规模裁员,这也牵累到在同城货运市场追赶货拉拉,欲甩快狗的滴滴货运。

现在要“拨云见日”。6月2日,滴滴也宣布正式在纽交所提交退市申请。滴滴在公告中表示,此举对股东将是最有利的,有助于公司恢复正常营运,改善经营业绩。

1.jpg

(资料图)

6月6日,据道琼斯消息,中国监管机构或将结束对滴滴的调查,解除在新用户方面的禁令。“重获新生”的滴滴将去向何方呢?似乎在顺风车和打车领域,滴滴已经受挫,但在同城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包括同城货运、即时配送市场),是滴滴不得不进的一局。

而滴滴货运的归来,恰逢快狗打车上市在即,似乎让整个同城货运市场的暂时休战重燃战火。掌链本期《智在中国·物流》解读滴滴归来后的同城货运市场。

一、一个渗透仍然很低的超级市场

根据《2022-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同城货运的CR10(TOP10市场占有率)仅为3.5%。相比之下,同在物流行业,中国快递市场的CR10在电商竞争的整合下已经高达84%。

而按照交易总额统计,中国内地同城物流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8931亿元增至2021年的1319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0.3%,且预计将继续增至2026年的23008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1.3%。可见,同城货运是增量匮乏的互联网留下的无数不多的万亿级市场之一。

2.png

但从目前来看,同城货运却还处于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除开摩拳擦掌的滴滴外,还有货拉拉,58系快狗打车这两个货运老兵,以及省省回头车,美团卓鹿等一众新入局的玩家。

即使入局者众多,但网络货运用户的服务体验感一直不好,各平台投诉率居高不下。在业内人士看来,货运行业长期存在集中程度、互联网化程度低和消费者需求分散等现状,难以形成真正的规模化。

此外,货运作为典型的非标品业务也一直缺少相对规范的行业准则和标准。毫无疑问,这片具有万亿蓝海的同城货运市场正在等待着数字化转型的转型与变革。而在这场数字化供应链大战中,头部玩家也纷纷准备开启上市之路来补充弹药。

二、货拉拉:同城货运市场占“半壁江山”

借着2013年物流行业在“最后一公里”配送的空缺的东风,货拉拉应运而生。作为同城货运赛道上当之无愧的大哥,自2015年1月首笔1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以来,货拉拉的融资之路就未曾中断。截止到2021年10月,货拉拉已累计完成8笔融资,共计约24.6亿美元,估值超100亿美元。而在今年4月,货拉拉更是准备开展新一轮的5亿美元融资计划。

3.png

货拉拉联合创始人谭稳宝与追一科技联合创始人胡晓代表双方签约

在面对快狗,滴滴等一众新玩家的虎视眈眈时,货拉拉通过积极推动物流与供应链的智能化,数字化转型跟进时代。2020年,货拉拉与追一科技签约合作,利用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在智能交互、分析决策上的能力,整合现有信息化和互联网渠道,帮助货运物流平台更好地实现人、车、货物的连接与交互服务,实现高效的信息沟通、服务响应、需求适配和服务流转。

截至2021年10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内地城市,月活司机达66万,月活用户达840万。虽然在去年,货拉拉经历了不小的风波,但在今年,预计其还会完成上市计划。

三、快狗打车:欲争“同城货运第一股”

作为同城货运赛道上的“二号玩家”,曾经的58速运,如今的快狗发展可谓是愈来愈勇。尽管在市场份额上,与排名第一的货拉拉差距不小。但作为58系“全村的希望”,快狗的发展一步也未曾停歇。

早在去年8月27日,快狗打车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文件,欲成为“同城货运平台上市第一股”。自2015年1月首笔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以来,快狗打车完成5笔融资,共计超过3.5亿美元,估值约20亿美元。

 6 月 7 日,快狗打车通过港交所聆讯,中金、UBS、交银国际、农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这意味着,在去年 8 月递表之后,快狗打车距离“同城货运第一股”,仅有一步之遥。

4.png

快狗打车

而在未来发展的机遇中,快狗打车同样看中了数智化转型这条“坦途”。在其招股书中,快狗打车强调将利用创新技术建设和升级数字货运平台,并以创新的派单模式改变传统货运和抢单模式在长期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将致力于为亚洲同城物流市场提供数字、智能及动态的基础设施。

四、滴滴货运:“王者归来”和“任重道远”

滴滴对于同城货运这条赛道,可谓是格外上心。2020年6月,滴滴货运成都和杭州正式上线,两城的单日总订单突破一万单;在2020年8月,滴滴货运同样在上海、重庆、南京、苏州、宁波和金华进行开放;而在2021年1月,更是完成A轮15亿美元融资后,4月份滴滴货运连开11城,累计开通19个城市货运业务。

而在数字化转型方面,滴滴货运可谓是靠着滴滴这棵大树,一方面充分利用顺风车所积累的智能算法和数字化分析,借助于物联网、车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加持,将用户、司机与车辆三者之间协同化管理。

5.jpg

(资料图)

但自去年6月30号以来,近一年的审核与监察,使得滴滴货运可谓是元气大伤。但好在如今,风波已经结束,对于滴滴货运来说,剩下的既是废墟,也是希望。此次的审查结束,意味滴滴货运将重新起航。

但在今天,货拉拉快狗二分天下,满帮、美团虎视眈眈,毫无疑问,滴滴货运距离“王者归来”,可谓是“任重道远”。

五、满帮省省与美团卓鹿:跨界带来的“新鲜血液”

满帮与美团卓鹿,算是同城货运赛道上的“新兵”。但在资本投入和战略选择上,却表现的十分老辣。

如果按照“年龄”来看,2014年成立的省省回头车毫无疑问是同城货运领域的老兵。但从发展来讲,省省回头车就没有货拉拉,快狗打车那样的好运气了。直到2022年,才获得了满帮近亿元的A轮投资。

从战略来看,满帮旗下的省省回头车立足于数字化货运市场的领先地位,继续扩大技术优势,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加强商业化系统建设。但从市场份额上来看,目前省省回头车主要聚焦于华南业务板块。如果想要和上面的几位大哥同台竞争,省省回头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6.jpg

省省回头车

2020年11月初,就有消息称美团旗下的同城物流业务“卓鹿”开启测试,这也标志着除开滴滴外,有一个互联网巨头亲自下场参与同城货运的竞争。根据介绍,卓鹿平台主打透明定价,各项成本清晰透明,通过依靠美团的优秀储备,致力于打造国内领先的互联网货运平台,通过大数据算法与深度学习技术,实现车货匹配,提高运输效能。

但从目前来看,货拉拉一家独大,快狗打车抢先上市,滴滴省省虎视眈眈,卓鹿想要短期之内做大做强不太现实,还是需要市场的检验。

7.png

美团卓鹿

六、同城货运,当城市微循环接上干线大动脉?

同城货运平台玩家主要是为解决C端的搬家、小b端的拉货等即时运力需求。平台整合了原本零散的社会运力,并根据不同的车型进行定价,使得价格体系相对标准化。

与此同时,由于这类客户所提出的需求,往往是即时、低频的,规模容易复制,商业模式并没有太高的核心壁垒。只要拥有运力资源以及流量(客户)就可以进入。这也是满帮、滴滴、美团等可以入场的原因。

但随着物流产业互联网的延伸,当满帮把干线运输大动脉,与城市物流微循环省省回头车打通;当货拉拉不只做同城配送,也介入干线货运业务时;当美团把美团卓鹿与美团配送协同起来,虽然还充满挑战,但面向未来的全流程一站式的物流服务,基于超级智慧物流大脑调度的物流产业互联网,还是给市场众多想象空间。

(作者 之郎)

底图.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